> 传习录素解第四章钱德洪序
详细内容

传习录素解第四章钱德洪序

时间:2019-12-20     人气:126     来源:原创     作者:陈书增
概述:前面的序言有讲到《传习录》中卷是由阳明先生的弟子南元善,名大吉收集整理的。而弟子钱德洪收集整理了《传习录》下卷。这里这位同学还是很积极的,在中卷这里写了序言。这位南元善同学支持阳明学说还是比较辛苦的,由于支持王学被罢官了,后来回到陕西老家去讲学了。......

第四章 钱德洪序


【原文】德洪曰:“昔南元善刻《传习录》于越,凡二册。下册摘录先师手书,凡八篇。其答徐成之二书,吾师自谓:‘天下是朱非陆,论定既久,一旦反之为难。二书姑为调停两可之说,使人自思得之。’故元善录为下册之首者,意亦以是欤?今朱、陆之辩明于天下久矣。洪刻先师《文录》置二书于《外集》者,示未全也,故今不复录。其余指‘知行之本体’,莫详于答人论学与答周道通、陆清伯、欧阳崇一四书;而谓‘格物为学者用力日可见之地’,莫详于答罗整庵一书。平生冒天下之非诋推陷,万死一生,遑遑然不忘讲学,惟恐吾人不闻斯道,流于功利机智,以日堕于夷狄禽兽而不觉;其一体同物之心,譊终身,至于毙而后已:此孔、孟已来贤圣苦心,虽门人子弟未足以慰其情也。是情也,莫详于答聂文蔚之第一书。此皆仍元善所录之旧。而揭‘必有事焉即致良知功夫,明白简切,使人言下即得入手’此又莫详于答文蔚之第二书;故增录之。元善当时汹汹,乃能以身明斯道,卒至遭奸被斥,油油然惟以此生得闻斯学为庆,而绝无有纤芥愤郁不平之气。斯录之刻,人见其有功于同志甚大,而不知其处时之甚艰也。今所去取,裁之时义则然,非忍有所加损于其间也。”

【注解】前面的序言有讲到《传习录》中卷是由阳明先生的弟子南元善,名大吉收集整理的。而弟子钱德洪收集整理了《传习录》下卷。这里这位同学还是很积极的,在中卷这里写了序言。这位南元善同学支持阳明学说还是比较辛苦的,由于支持王学被罢官了,后来回到陕西老家去讲学了。

钱德洪说道:之前南元善在浙江那边刻录《传习录》上下两册。下册摘录阳明先生的亲笔手书,总共是八篇。其中答复徐成之有两封信,在信中我的老师阳明先生自己说道:“天下肯定朱熹而否定陆九渊,这种定论已经由来已久了,一旦要推翻这种定论还是很难的。这两封信姑且当做调和两家之说吧,使得学者自己思量得到自己的答案。” 南元善同学就把这两封信收录作为下册的开头,其目的也是如此的吧?

钱德洪又说道:现在就不同了,朱熹和陆九渊学说之间的辩明已经大白于天下很久了。钱德洪鄙人刻录先师《文录》的时候,把这两封信放在《外集》中,就没有必要放在开头了,因为这两封信本来就是和稀泥两家学说的,启发天下人思考的,现在已经盖棺定论了,就没有放在开头的必要了。既然是调和两家学说,也没有说的太明,所以并没有说得全的,所以现在就不在复录在此了。

钱德洪又说道:其余阳明先生讲知行的本体,最详细莫过于在回复顾东桥、周道通、陆清伯、欧阳崇这四封信中了。各位同学注意了,如果要学习知行的,可以参阅这四封信了。这里只是直接说了三个人的名字,而顾东桥的名字没有直接写,这是为了避免有辱了顾东桥名声之嫌,所以不直书其名。

钱德洪又说道:而论述学者所用的格物的日常功夫的,最详细的莫过于答罗整庵的那封信了。要想学真正的格物功夫,就读这封信了。罗整庵同学是江西人。进士出身,做官做到了南京吏部尚书,后来辞官回家,潜心做学问去了。早年笃信佛学,后推崇儒学。

钱德洪又说道:阳明先生平生虽然冒着被天下所诋毁和陷害,九死一生的危险,但是仍然不忘讲学,唯恐世人不能听到真正的正道,只会流落于功名利禄和权谋算计之中,以至于一天天的堕落于野蛮人和野兽为伍都不自觉。而世人无法体会其天地万物一体的心,无法体会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心。

钱德洪又说道:先生一生都在为此而奔走呼号,直至他死去才停止的。大家都看到了,阳明先生去世后,在其精神的感召下,其弟子们也在不遗余力的去推行王学的,直至今日仍不停息。这也许就是自孔孟以来,诸多圣贤同样的苦心吧。虽然有了许多的门人子弟,也未能足以宽慰他们这种情怀的。这种情怀,最详细莫过于记录在答复聂文蔚的第一封信中了。这些仍然是按照南元善之前所刻录的来收集的。

钱德洪又说道:而“必有事焉”就是“致良知”的功夫,这些论述明白简易而情真意切,使得学人听了之后就能够有下手的地方。在答复文蔚之的第二封信中记录的很详细的,所以相对于南元善的旧本就进行了增录。

钱德洪又说道:南元善在当时天下对阳明先生群起而攻之的时候,还能够有以身殉道的勇气,奋不顾身的去弘扬心学,最后被奸佞小人排斥,被罢官了。即使受到了这样的不公正对待,还是以此生能够得闻先生的学说而庆幸,丝毫没有一点愤恨郁闷不平之气。也许在南元善看来,他真正的懂得了先生了。难怪孔子会有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叹。难怪颜渊能够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巷,能够安贫乐道而不改其乐。

钱德洪又说道:南元善刻录《传习录》,世人也许只是看见这么做对后来的同学们帮助很大,可是却不知道当时的处境是多么的艰辛的。我钱德洪还是很清楚南元善学长所刻录的不容易的,也很珍惜,并不是随便乱来的。现在有些保留了,有些增加了,有些去掉了,这只是根据现在的实际情况有所取舍的,并不是真的忍心刻意去那么做的。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