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帝投掷骰子吗
详细内容

上帝投掷骰子吗

时间:2019-12-20     人气:650     来源:原创     作者:陈书增
概述: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上帝不会投掷骰子。一百年过去了,伴随着东方文化的复兴,越来越多人得道,已经能够印证,的确爱因斯坦没有错,但是又不完全对。虽然他对量子理论这个论断对了,但是他的相对论却后院起火了,没想到会躺着中枪了。相对论只是停留在现象时空罢了,时间变慢,尺缩效应,空间弯曲等这些都像是哈哈镜一样,在现象时空是扭曲的,然而在赵国求教授的自在时空是很美丽的,恢复了物理学美丽的天空。......

上帝投掷骰子吗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上帝不会投掷骰子。一百年过去了,伴随着东方文化的复兴,越来越多人得道,已经能够印证,的确爱因斯坦没有错,但是又不完全对。虽然他对量子理论这个论断对了,但是他的相对论却后院起火了,没想到会躺着中枪了。相对论只是停留在现象时空罢了,时间变慢,尺缩效应,空间弯曲等这些都像是哈哈镜一样,在现象时空是扭曲的,然而在赵国求教授的自在时空是很美丽的,恢复了物理学美丽的天空。

1      爱因斯坦非对非错

前面文章已经系统地打破了测不准原理的假象。当然虽然是打破假象,做到离相。但是于相而离相。

虽然我们知道显示器上,电影屏幕上显示的是假象,但是并不排除我们欣赏电影啊,看电脑啊,还是有用的。只不过是停留在应用上,计算上和术的层面,并非真理和实相。

虽然光的波粒二象性是假象,但是不排除我们应用于计算,通过这样来描述。原子内部的情景是怎么样的呢?

假如原子有十个电子,每个电子都在自己的轨道上乖乖地运行,如同太阳系的行星那样。在原子内部观察是这样的。

十个电子如同十个行星。并不是测不准的。所以说上帝不会投掷骰子。普朗克毕生都想将量子理论回归于经典力学,但是没有做到。罗教明教授的共振氢原子模型做到了这一点。他打通了经典和非经典之间的通道。

也许有人说为什么你知道这些呢?正如庄子知道鱼儿之乐那样,我也知晓电子之乐。这是需要悟道而内证的。宇宙是简单而优美的。正如有个微信好友看完我的书,欣喜地说:电子像劳模那样运转。

然而上帝也会投掷骰子,爱因斯坦也不完全对,为什么呢?也许有人会说,喂,你不是在和稀泥吗?的确是不完全对。比如电子有左旋和右旋。但是我们观测电子的一瞬间,创造了电子这个现象实体,并创造了左旋或者右旋。在没观测之间左旋和右旋是不存在的。所以每观测一次,就像上帝在投掷骰子。上帝实际上是你的心。电子就像汤川所说的,像个模子,在观测的时候,才会创造出来左旋或者右旋。假如电子有六种状态,对应左旋为1,右旋为2,假如还有其它状态分别为3,4,56那么每观测一次,就会随机创造一种,随机得到骰子的一面。的确上帝也在投掷骰子。爱因斯坦是不是错了呢?

由此看来,真理并非一边倒的,爱因斯坦非对非错。

2      看不见的模子

【原文】汤川秀树在物理学中,采取了用模型来进行思维的形式,他把物理学定律说成“看不见的模子”,他认为自然界是由若干不同类型的基本粒子构成的,但属于某以类型的任何一个粒子和同一类型

的其他粒子毫无区别。这是自然界流行法则在其根本形式下的一种表现。自然界在它的内部包含着一种不可见的机构,能产生无数个相同的东西,而且我们最近比喻式地称为“看不见的模子”的正是这种机构。

【解释】所谓看不见的模子,处于浑沌孤寂状态。之所以处于浑沌,是由于没有观测它。假如观测它,心和看不见的模子的相互作用的一瞬间,创造出了同一类型的不同的状态。中微子也有对应的看不见的模子,观测中微子的模子的一瞬间,心和模子相互作用,创造了中微子的现象实体。看不见的模子可以说是中微子的实相,可以分化创造出很多种不同的状态,比如不同的震荡方式,现在已经发现中微子有三种震荡方式。不管震荡方式如何,属于中微子这个类型的粒子,都是毫无区别的。属于某以类型的任何一个粒子和同一类型的其他粒子毫无区别。

假如中微子震荡方式有六种,可以对应于骰子的六个面。正如著名数学家李达科老师曾经说过:六个面对应于卦里面的六爻。中微子可以说是上帝的骰子。但是上帝的骰子是看不见的模子。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上帝不会投掷骰子,这里上帝在投掷骰子了。上帝投掷骰子的时候,如果没有人去观测,就创造不了相应的中微子。人去观测的一瞬间,创造了中微子一种震荡方式。并不是每一个人去观测的时候,上帝都专门在那里等着跟你玩骰子,而是看不见的模子使然。

公孙龙子有个石头模子,有利于我们去理解这个问题。眼睛去看石头的一瞬间,创造了石头的白。手去摸石头的一瞬间,创造了石头的坚。假如人不去看石头的时候,石头类似于看不见的模子,处于孤寂状态,处于浑沌状态。人去看石头的时候,创造分化出白的状态。当然了,可以分化出黄、黑等状态。微观的粒子,我们也赋予了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味。石头如此,万事万物都是如此,爱因斯坦的月亮是如此。一物必有一理,由此可以穷尽万物之理。

当然了,爱因斯坦说上帝不会投掷骰子这句话的本意并不是这个意思。爱因斯坦不相信测不准原理,他觉得微观世界是简单的,井井有条的,可以预测的。前面我们已经专门探讨过测不准原理,在此不再赘述。

汤川秀树在这里讲,自然界在它的内部包含着一种不可见的机构,能产生无数个相同的东西,而且我们最近比喻式地称为“看不见的模子”的正是这种机构。对于互相纠缠的一对电子而言,有一对看不见的模子,对应于电子的实相,但并不是电子。这一对看不见的模子不能等同于任何一种基本粒子。人去观测这一对模子中的一个的时候,创造了左旋的电子,由于这两个模子有一定的纠缠关联性,所以就知晓另外一个电子是右旋的。这就是量子纠缠的本质所在。测量其中一个电子并不仅仅是知晓其状态,而是创造其状态。这和爱因斯坦关于一对手套的例子并不相同。

3      上帝不会投掷骰子

【原文】爱因斯坦和少数非主流派物理学家拒绝接受由薛定谔及其同事创立的理论结果。爱因斯坦认为,量子力学只不过是对原子及亚原子粒子行为的一个合理的描述,是一种唯象理论,它本身不是终极真理。他说过一句名言:“上帝不会掷骰子。”他不承认薛定谔的猫的非本征态之说,认为一定有一个内在的机制组成了事物的真实本性。他花了数年时间企图设计一个实验来检验这种内在真实性是否在起作用,但他没有完成这个计划就去世了。

【解释】爱因斯坦有一句很有名的话:上帝不会掷骰子。爱因斯坦和波尔之间的论战非常的精彩。似乎科学证明量子理论胜利了,而爱因斯坦失败了,但是事实是如何的呢?也许未必的。

也许有人会问,量子理论已经在各行各业都有了很好的应用,证明是非常成功的理论了,为何还说不是完备的理论呢?我们一起来简单探讨一下这个问题的。

也许问题的根本就出在所处的位置上了,需要居于正位进行观察。假如我们居于原子内部观察原子,上帝就不会投掷骰子了。也许我们缩小变成一个小人,飞进原子内部去看,就会看到另外一番景象了。也许里面跟太阳系一样,是有条不紊的,而不是测不准的。现代物理学已经慢慢在纠正了,一切都离不开观测者,离不开测量者。苏东坡有一首诗是说的手指和琴的。如果手指上有乐声,为什么不在手指上听呢?如果琴上有乐声,为什么琴放在匣子里,自己不鸣呢?只有手指和琴触碰的那一瞬间,产生了乐声的。手指是心,而琴是万事万物的。如果单纯的崇尚唯物主义,就会把心和外物分开了。心和外物是一个完整的整体的。心主宰着观测者,测量者,所以言必离不开观测者,离不开测量者的。在不同的观测者眼里,光速都是一样的。如果离开观测者来谈光速,是毫无意义的。如果离开观测者来谈速度,也是毫无意义的。

因果律是我们这个世界的根本规律的,我们也许会觉得有因才有果,可是也许这个因果是同时的呢?手指触碰琴是因,而产生乐声是果。因果是同时的。如同莲花开放一样,花和果是同时的。知行也是并进合一的,也是同时的。公孙龙看白马的一瞬间,白马才一下子显现出来了。东方哲学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进入原子内部,亲自去查看,那里也如太阳系一样,是一个优美的世界的,并不是科学家们所想,是一个想到就困惑,就头痛的世界的。以至于都不愿意去想了,只是在用数学计算的。

如果这么说,量子理论错了吗?量子理论也没有错的。量子理论是站在我们这个宇宙上面去看原子微观世界而产生的视图的,由于看不清楚,就用频域空间和概率空间的视图。就好比我们自己看自己,我们看别人这两个视图,完全是两码事来的。量子理论是从地球这个小宇宙描述微观世界的成功的理论和工具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叶子也是一个小宇宙,人也是一个小宇宙,原子也是一个小宇宙的。薛定谔有个平行宇宙理论,这个就是替代平行宇宙的真理的。

量子理论既然没有错,那么爱因斯坦错了吗?爱因斯坦也没有错。也许有人会说,你废话那么多,在这里和稀泥的。的确爱因斯坦也没有错的。在宇宙的根本真理里,上帝是不会投掷骰子的。大道至简,这个宇宙是美丽、和谐和简单的。只要我们钻进原子世界里去,一切都有条不紊的了,如同我们这个宏观世界一样的。

原文里面说:“爱因斯坦认为,量子力学只不过是对原子及亚原子粒子行为的一个合理的描述,是一种唯象理论,它本身不是终极真理。”从阳明心学角度来看,量子理论只不过是一种合理的描述工具罢了,还停留在唯象理论,并不是终极的真理的。只是停留在概率空间或者频域空间罢了,停留在现象时空罢了。量子的实相到底如何呢?也就是康德所说的物自体到底是如何的呢?现在物理学中研究终极真理的学说被称为物理实在论。指月之指非明月,量子理论如同指月的手指,手指并不代表着月亮本身的。爱因斯坦这么说是对的。不愧是一代宗师的。

4      破解量子纠缠

用道可以破解量子纠缠。

两个互相纠缠的电子A,B。电子如同看不见的模子。我们观察A的时候,一下子创造了电子A这个现象实体,假如电子A是左旋的。电子B就是右旋的。观察的时候,一下子就坍缩了,互相之间确定了,界限清晰了,就不会互相纠缠了。请注意,观察电子A是一瞬间完成的,一瞬间我们也知道了电子B的自旋方向了。这并不存在所谓的速度。只是一瞬间完成了。

前面我们也讨论过。可以说上帝投掷骰子。比如电子有六个自旋状态,左旋为1,右旋为2,假如还有3,4,5,6。电子如同上帝的六个面的骰子。观察的时候,一下子就创造了一个状态。

所以互相纠缠的两个电子,总是成对出现的。

比如亲密关系类似于量子纠缠。双生火焰,我们需要看哪一面,对方就展示哪一面。

女人有很多面,比如温柔一面,野蛮一面等,如同上帝的骰子。

投射温柔的一面,对方就展示温柔的一面,都特别呼应。

5      你了解石头吗?

不仅仅是微观粒子,宏观世界的石头我们真的了解吗?石头也如同上帝的骰子。

人用手去摸石头的一瞬间,创造并知晓了石头的坚硬。这是石头这个骰子的一面。眼睛去看石头的一瞬间,创造并知晓了石头的白。这是石头这个骰子的另一面。当然了,石头还有许多其它面,假如总共有六个面,分别标识为1,,6。石头就如同上帝的骰子一样了。光也如同上帝的骰子一样,具有很多个面,我们普遍探讨的是波粒二象性这两个面。

西方的量子物理学家信心满满,制造出大型的粒子加速器,以为可以把量子研究清楚。然而他们能否把身边的石头了解清楚呢?何必舍近求远呢?就像王阳明先生七天七夜格竹子一样,也没有能够把竹子之理搞清楚。多年后阳明先生在贵州龙场顿悟而得道,就可以穷尽竹子之理了。

我们忘却了自己研究物理学的初心,是要穷尽万物之理,而且让万物之理简单,人人都能够学懂会用物理学。可是物理学家却走进了死胡同,投入越来越多的人力物力在各种加速器和对撞机中,盲人摸象地研究。用并且创造出越来越多的复杂数学工具和理论,用超弦理论等试图统一物理学。万物本来是统一的,不用人为去统一。

当年欧几里得并没有做出太多的具体的贡献,而是把许多已经出现的孤立的理论定理系统地整合在一起,串起来。我们要做的事情也是如此,需要用道来把所有这些一颗一颗的明珠给串起来。我们就会发现,已经实现了物理学的统一,这就是我们在找的大统一理论。

王阳明先生当年在贵州龙场顿悟而得道,发现能圆融地解释四书五经。我亦步亦趋,追随者阳明先生的步伐,也在经典中发现的确可以圆融通达地解释。我同时发现,物理学很简单,也可以圆融通达地解释物理学中的许多难题,包括大统一理论,实现物理学的统一。

我已经内证了这些,并不是我内证,而是受了上天的启示,写下了这些东西。与上天对话,写下了这些无字天书。随缘了,伴随着意识能量扬升,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读懂的。看着研究物理学的人们,在那里消耗心血研究,我觉得好可惜。有些东西一眼就知道走错路了,可是还是不断地有人在往前走。我想起了杨朱哭歧路,墨子悲染丝。

现在是一个逆袭的年代。所有的物理学、数学等权威都会被躺着中枪了。因为,物理学的基础革命已经降临东土。那些高深的物理学,比如量子理论和相对论等将变得人人都可以懂。《物理学遇到意识》一书作者也说,幸运的是,谈论物理学的核心问题并不需要多少高深的理论知识。所以说,将被大多数人所理解。所谓物理物理,是穷尽万物之理的学问,这也是物理学的初心。也让大多数人能够懂。

6      薛定谔方程上天了

一个巨大的量子现象——薛定谔方程上天了!昨天看到一篇文章,觉得很开心,自己在《当量子理论遇上阳明心学》一书中的预测得到了证实。来自加州理工学院的助理教授 KonstantinBatygin有了一个令人惊喜的发现:量子力学的基础方程——薛定谔方程——在描述特定天体结构的长期演化时出奇的有用。这是在我们预料之中的事情。

因为罗教明教授在共振氢原子模型中,根据圆周运动推导出了薛定谔方程。也就是说,只要是圆周运动,离得又比较远,在概率空间或者频域空间,就可以用薛定谔方程描述。不仅是微观、宏观还是宇观世界。在时域空间就不能用薛定谔方程了。所以我们可以用量子理论的方法来研究天文学,这是一个重大的研究方向,许多原创的创造性工作大家可以去做。我感兴趣的只是物理学的哲学问题,在我的书中提出了许多的方向,如果量子理论的专家足够谦虚,可以和我一起探讨,找一个方向进行研究,估计会获得很好的成果。

同样道理,相对论可以用在微观领域,电子球模型的半径也会有尺缩效应。所以电子表面线速度不会超过光速。

 

7      阉割的薛定谔方程

【原文】在1925年,瑞士苏黎世每两周会举办一场物理学术研讨会。有一次,主办者彼得·德拜邀请薛定谔讲述关于德布罗意的波粒二象性博士论文。德拜指出,既然粒子具有波动性,应该有一种能够正确描述这种量子性质的波动方程。他的意见给予薛定谔极大的启发与鼓舞,他开始寻找这波动方程。检试此方程最简单与基本的方法就是,用此方程来描述氢原子内部束缚电子的物理行为,而必能复制出玻尔模型的理论结果,另外,这方程还必须能解释索末菲模型给出的精细结构。

【解释】罗教明教授的共振氢原子模型是波尔模型的加强版,能够解决氢原子稳定性问题,不会因为电子能量散失而掉到原子核上去的问题。而且罗教明教授可以从圆周运动推导出薛定谔方程。从薛定谔方程也可以复制出共振氢原子模型。同时,满足精细结构。共振氢原子模型打通了经典和非经典的界限,两者是等价的。恢复了物理学美丽的天空。

【原文】很快,薛定谔就通过德布罗意论文的相对论性理论,推导出一个相对论性波动方程,他将这方程应用于氢原子,计算出束缚电子的波函数。因为薛定谔没有将电子的自旋纳入考量,所以从这方程推导出的精细结构公式不符合索末菲模型。

【解释】因为薛定谔方程工作在频域空间或者说概率空间。电子必然只是数学的质点模型,而不是由大小尺寸的球模型。必然就不符合精细结构的索末菲模型。在频域空间谈电子的左旋和右旋这是毫无意义的,谈电子的相对论效应是毫无意义的。然而,相对论可以用在围观领域,球模型适合于描述电子。不用担心电子的表面线速度会超越光速。因为电子球半径有尺缩效应,从而线速度会下降,不会超越光速。

【原文】他只好将这方程加以修改,除去相对论性部分,并用剩下的非相对论性方程来计算氢原子的谱线。解析这微分方程的工作相当困难,在其好朋友数学家赫尔曼·外尔鼎力相助下,他复制出了与玻尔模型完全相同的答案。因此,他决定暂且不发表相对论性部分,只把非相对论性波动方程与氢原子光谱分析结果,写为一篇论文。1926年,他正式发表了这论文。

这篇论文迅速在量子学术界引起震撼。普朗克表示“他已阅读完毕整篇论文,就像被一个迷语困惑多时,渴慕知道答案的孩童,现在终于听到了解答”。爱因斯坦称赞,这著作的灵感如同泉水般源自一位真正的天才。爱因斯坦觉得,薛定谔已做出决定性贡献。

【解释】为什么薛定谔阉割了之后才能发表呢,因为必然是需要阉割掉相对论性部分的。电子在频域空间或者说概率空间是数学的质点,不具备任何的尺寸大小。只能是阉割掉。赵国求教授的双四维时空理论里面恢复了以球模型研究电子。这样电子就有相对论效应,这才完整。牛顿我可以叫小朋友,但是赵国求教授我不敢不尊重叫小朋友了,但是我觉得国求,国球,电子球比足球为国争光多了。赵国求教授的理论是划时代意义的,必然会发扬光大。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物理学中的意识在哪里?


    当物理学排斥意识在外,就如同打开潘多拉的盒子,物理学将走向不归路。我们逐一打破种种幻象就进入了《金刚经》所说的空性。空性代表着宇宙的实相,和意识的本质。

    然而物理学现有的理论并不是没有用,而是很有用,只是停留在技术,应用,计算层面,但并不是代表真理,不代表实相。

    牛顿小朋友玩着三棱镜的时候,把太阳光分为七色光很好玩。他提出了光的粒子说。长期统治了100多年。然而光的粒子也是幻象,假象。心观察光的一瞬间,创造了光子一物。

    杨氏小朋友玩双缝干涉实验,发现光能够形成干涉条纹。所以开了个玩笑,于是就说光有波动性。然而实际上子弹还是石头,都可以形成干涉条纹。著名物理学家甘永超老师说,现在科学家已经做了中性粒子的干涉实验,比如中子等。前面我们已经打破了光的波动性假象。光的波动是概率波,是在频域空间,那个不能称之为波。

    德布罗意小朋友更加过分,在杨小朋友基础上干脆玩了个物质波的概念,还狗屎运地得到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当年他的博士论文一半评委不让通过。爱因斯坦帮了他一个大忙,才通过的。

    1      意识在哪里

    《物理学遇到意识》和《生命是什么?》等书中都谈论到物理学和意识的关系。然而物理学中的意识在哪里呢?为什么量子理论不可避免地要触碰到意识这个敏感问题呢?我们可以回归到量子理论的鼻祖薛定谔那里寻找答案。

    薛定谔在《生命是什么》中说道:“为什么在我们描绘的科学世界的图画中任何部分都找不到感觉、知觉和思考的自我?原因可简单用一句话来表示:因为它就是那幅画面本身。它与整个画面相同,因此无法作为部分被包括进去。”

    物理学中所描述的科学画面,其中可能已经包含了意识本身,只是我们没有察觉罢了。我们尝试找找物理学中隐藏的意识。

    对于绘画而言,在画作当中,已经包含了自我的信息了。里面蕴含着自我观测的角度等信息。画如其人,字如其人。画作中只要有必要的信息就可以了,只要人去观测画作的时候,大脑能够弥补整个画面就好了。我们大脑有神奇的功能,虽然画面是残缺的,但是观测的同时,大脑会自动地补足。

    世界是三维的,加上时间就是四维。请注意,这些维度仅是数学描述的工具罢了。观测和绘画的同时,创造了被绘画对象的投影,将对象变成了二维的。如果要把画作恢复出来,就需要借助人的观察。然而再观察,也无法完全恢复了。电子运动的实相投影,产生了波动的影子。波动影子如同是二维的科学画作。借助薛定谔方程,将波动视图进行叠加,也无法完全恢复电子运动的本然。所以说电子云并不是电子运动的实相本身,其中包含了投影的信息,包含了观测者的信息。物理学仅仅是关于捕风捉影的学问,关于影子世界的学问罢了。罗教明教授的论文中,描述了氢原子的实相,电子围绕着原子核做近似圆周运动。

    原因可简单用一句话来表示:因为它就是那幅画面本身。这句话一语道破天机,所有的秘密都在其中。

    自我已经包含在了那幅画里,意识已经包含在其中,自我和画是合一的,天人是合一的。对于科学画面而言,薛定谔方程已经包含观测信息在里面了,已经包含观测者在里面了。波动影子是电子近似圆周运动的投影。波动影子叠加形成了叠加态。傅里叶变换可以将不规则的时域波形转变成频域无数规则的波形叠加。薛定谔方程可以将时域中无数个规则波形叠加变成频域中不规则的表达。比如通过薛定谔方程所变化出的电子云,使得我们感觉电子是测不准的。

    古人有一合相的说法,就是多相和合而成这个客观世界。叠加态就是一合相,薛定谔方程本质上就是一合相,就是影子的叠加。把无数个波动的影子进行叠加,把无数个波形进行叠加。而傅里叶变换时相反的过程,把一个任意的波形进行分解。

    观测者观测原子系统,创造了坍缩,而坍缩仅仅只是权且起的名字罢了。观测创造了薛定谔方程。薛定谔方程本身已经包含了主体的信息在里面了,如何排除主体信息呢?如果不排除主体信息,如何获得电子运动的实相呢?如果没有大就没有小,没有动就没有静,没有主体信息就没有客体信息。主体和客体是不可分的。电子云已经包含主体信息了,已经包含观测者的信息了。然而排除掉主体信息,还是电子云的模样吗?正如排除了手指,琴声能在琴上自己出来吗?排除了琴,琴声能在手指上听吗?

    我们来看看科学画面当中是否真的含有主体信息,含有意识信息。

    时间:这个科学画面是最基本的。时间当中含有主体信息吗?时间是由于心去观测外在事物的产物,是人认知的一种错觉罢了。日月轮回,让人有时间的错觉。时间也是离不开观测的,离不开主体信息的。狭义相对论中,接近光速飞行的宇宙飞船,时钟会变慢,这也是离不开观测的。古人讲: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这样讲也是有道理的。

    空间:空间也含有主体信息。空间也是主体认识客体实相的产物。相对论中,空间弯曲也是由于观测的结果。相对论只是描述事物的表象,并非事物的本质,难怪相对论发表出来,特斯拉会反对。当然相对论和实验符合非常好,因为实验也是在现象时空中进行的。关于现象时空和自在时空,国内著名学者赵国求教授有极其精辟的论述。正是因为现象有扭曲效应,所以需要用黎曼几何进行描述。空间弯曲的效应,如同我们在开车的时候,观测远处的道路,画面也是弯曲的一样。

    长度:长度也含有主体信息,意识信息。相对论中,接近光速飞行的飞船,长度会变短。长度的实相是无短无长的,在现象时空中是变化的。

    速度:速度等于长度除于时间。长度、时间都含有主体信息,速度自然也是如此,光速也是如此。光速含有主体信息,离不开观测者。光速不变,是在观测者眼里不变。不仅仅是速度,动还是静,都离不开观测者。风动幡动的公案、芝诺悖论和惠施飞鸟之影公案等都生动而深刻地阐释这一点。我们已经知晓离开主体,没有动,也没有静。

    质量:相对论中,物体运动的质量随着速度的增加而增加,接近于光速,质量变得无穷大。由此可见,质量和速度有关,而速度和主体信息有关,所以质量也和主体信息有关,也就是说质量和观测有关,质量和心有关。

    薛定谔方程:薛定谔方程用空间信息、时间、质量来进行描述,这些科学基本画面单元都是含有主体信息的,薛定谔方程当中也必定含有主体信息。然而主体信息如何排除呢?心物为一元的,答案是无法排除。按照康德的说法,我们永远无法了解物自体。科学家所描述的五花八门的电子云,虽然复杂而美妙,然而里面却含有主体信息。如果去掉主体信息,电子云还能称之为电子云吗?

    2      潘多拉的盒子

    当物理学排斥意识在外,就如同打开潘多拉的盒子,物理学将走向不归路。我们逐一打破种种幻象就进入了《金刚经》所说的空性。然而物理学现有的理论并不是没有用,而是很有用,只是停留在技术,应用,计算层面,但并不是代表真理,不代表实相。

    牛顿小朋友玩着三棱镜的时候,把太阳光分为七色光很好玩。他提出了光的粒子说。长期统治了100多年。然而光的粒子也是幻象,假象。心观察光的一瞬间,创造了光子一物。

    杨氏小朋友玩双缝干涉实验,发现光能够形成干涉条纹。所以开了个玩笑,于是就说光有波动性。然而实际上子弹还是石头,都可以形成干涉条纹。著名物理学家甘永超老师说,现在科学家已经做了中性粒子的干涉实验,比如中子等。前面我们已经打破了光的波动性假象。光的波动是概率波,是在频域空间,那个不能称之为波。

    德布罗意小朋友更加过分,在杨小朋友基础上干脆玩了个物质波的概念,还狗屎运地得到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当年他的博士论文一半评委不让通过。爱因斯坦帮了他一个大忙,才通过的。

    从普朗克提出黑体辐射公式以来,他作为量子理论的创始人,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在这个量子现象时空中,薛定谔又提出了波动方程,不断地在形式系统中推进。

    海森堡在谎言的基础上又说了一个谎言,发现了测不准原理。请注意,这里虽然说是谎言,但是可以描述现象时空,并不是不对。只是属于实用主义罢了,并不是事物的本质。我们知道电子云图为频域空间、概率空间的产物。电子云图中的点是概率点,并不是真实的电子。所谓知道了电子的位置,是指电子云图中具体的点的位置,这个位置的物理意义是讲电子出现的概率。这是各个方向上运动的电子的叠加,有不同的方向和不同的速度。所以知道了位置,就无法知道速度。如果知道了电子的速度,这是在时域空间中谈论电子,就无法知道电子的位置。这两者在不同的频道,当然是测不准的了。但是实际上,电子还是乖乖地按照牛顿的指令运行,不管是位置和速度都是可以精确地预测的。在罗教明教授的论文中有精辟的论述。科学家不知道如何解释,又说了一个谎言,造出了坍缩这个极具神秘色彩的词语,使得量子理论更加高深莫测。量子理论是在频域空间、概率空间思考问题,觉得电子是测不准的。而观测对应于时域空间,从自在实体生成了现象实体,生成了波动的影子,这是在时域空间。

    爱因斯坦提出光的波粒二象性,而德布罗意又说了一个谎言,发现了物质波的理论。物质波并非时域空间中的波,而是在频域空间,也就是概率空间中的波。频域空间中的波,还能够称之为波吗?概率波中的那些点,只是数学意义上的点而已。由此可见物质波本质上不是一种波,这个概念纯属多余的。在电子双缝干涉实验中,将电子换成子弹或者石头等,同样可以形成电子干涉条纹。难怪德布罗意在博士论文答辩的时候,一开始并不顺利,总共有八位评委,有四位不同意通过。

    不同的科学家面对相同的自在实体,用各自的意识观测,提出了不同形式的数学理论,如薜定谔方程、海森伯的矩阵力学和狄拉克的算符理论,但是后来都证明在数学上是等价的。它们都是指向月亮的手指,一个自在实体,可以有多个现象实体,但是现象实体是等价的。量子理论越发展越丰富多彩,这个游戏越玩越大,现象实体只是一个幻象罢了,总会有矛盾和破裂的时候。终于发展到了现在,已经发挥到极致了,矛盾出现了,需要东方的文化来破解瓶颈了。之所以量子理论这么让人迷惑,只是由于梦中有真,真中有梦,现象中有自在,自在中有现象。这一切的假象蒙蔽了世人的眼睛罢了。

    也许周公托梦,昨夜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见我回海南老家,可是却把单位的公车搞丢了。在梦中想,不对呀,公车是不能开回老家的。公车不能私用,这个逻辑说不过去,肯定是假的,是在做梦吧。这时候突然就醒来了。即使是在梦中说梦,在梦中虽然一切看似真的,但是也有说不通的地方,有无法证明真伪的地方。梦可以说是现象实体,而我们日常生活当中何尝不是一场大梦,何尝不是更大的现象实体。

    大家都清楚哥德尔定理。数学属于形式系统,在小的形式系统之中,也许有更大的形式系统包围着,可以互相推理证明,但是总有证明不了真,也证明不了假的地方。说了一个谎言,需要一百个谎言来圆,形式系统就是如此。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数学也可以当做一个小宇宙,也有数学的时空。如果要获得真相,需要跳出数学时空。量子理论也是如此,都是在现象时空中忙活。从薛定谔方程一个谎言开始,大自然给我们说了越来越多的谎言,几乎可以全部圆了,可是其中还是存在着蛛丝马迹,存在着破绽的。

    这一切实在太隐蔽了,只能是感叹宇宙的鬼斧神工。现象实体和自在实体互为阴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极则阳,阳极则阴。现象时空和自在实体之间互相转化。当我们去观测原子系统自在实体的时候,一瞬间生成了现象实体,就转化为现象时空了。并不是宇宙的复杂,而是人心的复杂,也就是意识的复杂,所以需要恢复本有的良知。乌云散去,真理之光就会显现。

    3      观察创造实在

    在量子理论学界,大多数物理学家普遍接受哥本哈根解释。其中最核心的内容可以用一句话来表达:观察创造实在。物理学家们宣称,通过这句话能够解决所有的困难了。确切地说,这句话应该修改为:观察创造现象实体。因为电子、光子等虽然看似实在,但是虚妄不实的,是观察的一瞬间创造出来的现象实体罢了。

    《物理学遇到意识》一书中写道:“自从八十年前量子理论诞生以来,物理学与意识的遭遇一直让物理学家困扰。很多(大多数)物理学家认为,观察创造实在这种认识的意义有限,在超越微观实体的领域,其物理意义不大。另一些人则认为,自然正告诉我们一些东西,我们应该听取。”

    观察创造实在,这一论述说清楚了意识的本质,必将对物理学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迎来真正科学思想的回归。用王阳明先生的心学来解释,意在于电子,电子就是一物。意在于花,花就是一物。如果不去观察花的时候,花和心归于寂静。观察花的一瞬间,花的颜色一下子鲜明起来。电子游戏中的人物,在里面走动的时候,并不是把所有的场景都计算显现出来,而是人物走到哪里,相应的场景才一下子展现出来。人何尝不是如此呢?言路的风景,只有我们去观测的一瞬间,才会一下子显现出来。爱因斯坦的月亮也是如此。爱因斯坦观测月亮的一瞬间,月亮的形象一下子鲜明起来。

    观察创造实在,我们再看两个例子。苏东坡有一首琴诗。如果琴上有琴声,为何把琴放在匣子里,不自己鸣叫呢?如果手指上有琴声,为何不在手指上听呢?手指对应于心,而琴对应于实相,手指触碰琴的一瞬间,创造了琴声,创造了实在。这里所说的实在,并非实相,而是现象。电子、中微子等都是现象实体。电子就好像是琴声一样,如梦如幻。庄子中有个大风吹大树的公案。大树有万种孔窍,大风吹过来,就有万种声音,万种声音对应于万物,对应于万种粒子。树欲静而风不止,如果心归于寂静,万物也归于寂静。

    观察创造实在可以很好地解释物理学。现在科学家发现中微子有三种震荡方式。这是由于观测的同时,创造了三种震荡方式。比如我们不同时间观测月亮,就会发现月亮有无数种形状。庄子中讲,秋水降下的时候,黄河两岸和河中的绿洲之间,无法分清楚是牛是马。我们和微观粒子之间,不知相隔多么遥远,如何能够分得清楚呢?科学家只是在捕风捉影罢了。观察创造实在可以解释量子纠缠。互相纠缠的两个电子。观测电子A同时,创造了电子A的现象实体,创造了左旋;由于电子AB互相纠缠,有一定的关联性,马上就知道另外一个电子是右旋。一缕太阳光经过三棱镜可以分出七色。一根竹管开孔可以分出五音。一心妄动可以分出喜怒哀乐。一个中微子,可以分出多种状态,然而这都是对应于观测所创造的。

    观察创造实在与知行合一。薛定谔在书中提到需要东方文化输血,方能解决瓶颈问题。知行合一是王阳明心学的精髓所在。测量是行,而知道的量子状态是知,测量的同时就知晓了量子的状态,也可以说观测的同时创造了实在,创造了量子的状态。庄子中有个公案,人喷出口水的时候,有大大小小的水珠飞舞,然而介于它们中间还有无数个水珠。西方科学家试图用有限的标准粒子模型来描述无限丰富的微观粒子,如此是徒劳无功的。庄子中大风吹大树的公案,大树的孔窍有无数种类型,就会有无数种声音,大风一吹,就创造出无数种声音,类似于创造无数种量子。宇宙的实相如同无形的能量流,我们去观测的时候,就会创造出无数的美妙的微观粒子。而这些微观粒子为现象实体。

    为什么意识这个问题如此难达成共识呢?这是由于意识的本质涉及到了道。《道德经》中讲,不笑不足以为道。赵国求教授划时代地提出将现象时空和自在时空分离,创造了双四维时空理论,这是了不起的成就。古人讲:外离相即禅。将现象时空和自在时空分离,这就是在做离相的工作。这就是无上甚深禅,难怪如此隐蔽。大家想象一下突破意识问题的难度。王阳明先生36岁在贵州龙场顿悟而得道,方能做到离相。苏格拉底、康德等这些哲学家已经得道,所以他们能够指引科学的方向。然而得道的毕竟是少数的人,所以要想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同,达成共识,这是有一定难度的。

    《物理学遇到意识》中说道:“如果说哥白尼废黜了人类在宇宙中心的位置,那么量子理论是不是在以某种神秘的方式暗示,我们就是宇宙的中心。”如果固执地认为地球为中心,太阳为中心都是不对的。观察者可以在任何一点观察,观察无处不在,意识无处不在。在月亮上观察也可以,可以以月亮为中心。惠施在历物十事中讲到,他知晓天下的中心可以在燕国的北边,也可说是在越国的南方。可以以原子核为中心进行观测。量子理论暗示我们需要打破自我的执着。对自我的执着称之为我执。尼采说我是太阳,我们的家人,亲戚,朋友,同事,老乡,中国人,动物,花草和瓦石等由近及远地围绕着运转。类似于太阳系的行星。然而我们需要打破对自我的执着,以自我为中心。可以说,我们每个人的自性本心都可以说是宇宙的中心。王阳明先生悟道之后,感叹自性具足一切,也就是每个人的自性本心都是全息的。王阳明先生临终遗言: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阳明心学很好地破解了物理学中的意识问题。解决了意识问题,统一量子理论和相对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相对论可以应用于微观领域。赵国求教授书中提到,长久以来,微观粒子以质点模型表示,这是造成困难的根本原因之一。正是因为量子理论停留在频域空间、概率空间、现象时空,所以数学意义的点表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在时域空间,电子应当用球体模型表示更加贴近实相。电子公转的同时,也会有自转。科学家担心电子自转表面线速度会超光速,大可以不用担心,根据相对论的尺缩效应,接近光速,电子的半径会缩小,线速度就降下来了。量子理论也可以描述天文学的问题。原子系统类似于太阳系系统,既然量子理论可以描述原子系统,同样可以描述太阳系系统。爱因斯坦说上帝不会投掷骰子,这一点没有错,微观的原子系统如同太阳系一样,有条不紊地运转。然而观察的同时创造了观察的画面,创造了状态,也如同投掷骰子一样。这次观察的电子是左旋,下一次可能就是右旋。

    4      东方新阵地

    东方一批研究物理实在论的物理学家,正在将东西方文化融合,开辟了量子力学研究的新思路。在科学的源头开辟了中国人的阵地。不仅仅是量子革命,这会引发新的科学革命。这是由文化融合引领,直接导致了物理学、数学等学科的基础科学革命,再引发技术革命。当今世界面临贸易和技术壁垒,使得中国不得不去发展自己的芯片技术等。我们也许会发现原来自性本身具足一切,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所有的东西,足够丰盛了。不必外求而能够活得很好。

    可以预见,新的科学革命的主战场在东方,而传统文化正是突破物理学研究的利器。其中的代表人物有罗教明、赵国求和李达科等。

    赵国求教授几十年如一日地努力,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就。其代表著作为《物理学的新神曲—量子力学曲率解释》、《从相互作用实在到量子力学曲率解释》等。罗教明教授创立了共振氢原子模型,实现了普朗克的夙愿,使得量子理论回归经典力学,打通了经典和非经典之间的通道。李达科老师依托古圣先贤的智慧,创立了格位数论,直接引发数学领域的科学革命。可以想象,应用于物理学领域,会带来许多具有革命性的成果。

    武汉大学桂起权教授评论《物理学的新神曲—量子力学曲率解释》曾说:“作为联系科学与哲学的纽带,赵国求提出了相互作用实在论,关键在于区分了现象实体与自在实体这两个层次。在微观领域,观察作用是不可忽视的,我们观察到的已不是作为自在实体的‘电子’,而是作为观察作用与自在实体综合产物的现象实体。”关键点在于区分现象实体和自在实体这两个层次,一语中的,这一点的确是很最重要的。东方新思路已经在逐步逼近真理,逼近宇宙实相了。为了和科学界对接,我们用科学家的语言来表述。多少年来,我们习惯于将语言文字当成实相本身,当成自在实体本身;习惯于将白马等同于马的实相本身,然而马的自在实体并非等同于马的现象实体,可以说白马为现象实体。爱因斯坦的月亮现象实体是有颜色、有形状的,是离不开观测的。只有被观测的一瞬间,同时创造了月亮的现象实体。观察创造实在。阳明的山中之花只有被观测的时候,才创造了花的颜色和形状。如果不观测的时候,花归于寂静,归于自在实体,归于物自体。观测公孙龙的石头的时候,才能够创造石头的白;如果不观测,石头又归于自在实体,归于寂静。去摸公孙龙的石头的时候,才创造了石头的坚;如果不去摸,石头又归于自在实体,归于寂静。量子纠缠也是如此,只有一个量子被观测,被测量的一瞬间,创造了量子的一种状态,生成了现象实体。同时由于量子自在实体之间有一定的关联性,一瞬间就可以知道另一个纠缠量子现象实体的状态。请注意,观测的同时,产生并知道现象实体,这是知行合一的。

    现象实体为观察作用与自在实体综合的产物。阳明的山中之花为观察作用与花的自在实体综合的产物。爱因斯坦的月亮是观察作用与月亮的自在实体综合的产物。请注意,月球并非月亮的自在实体。月亮的自在实体是没有颜色、没有形状的。光的波粒二象性是观察作用与光的自在实体综合的产物。光的自在实体并不是波粒二象性的,只是观测创造了罢了。我们一直以为电子是客观实体,然而电子却是现象实体。手指触碰琴的一瞬间,产生了琴声。琴声对应于现象实体,而琴对应于自在实体。我们眼中的世界都是现象实体,如同琴声一样如梦如幻。我们眼中原子系统的波动,只不过现象实体罢了,也就是原子系统从三维到二维的投影罢了。薛定谔方程把这些现象实体、影子进行叠加。

    桂起权教授还说:“我认为,相互作用实在论的价值在于(由赵国求提出基本框架,他的合作者们进一步完善了它),一方面肯定了主体与客体之间存在着能动的相互作用,另一方面又坚持了科学实在论。从而与‘机械唯物主义与不可救药的唯心主义’划清了界限。我觉得相互作用实在论并不孤立,它与罗嘉昌及胡新和的关系实在论、成素梅的《论科学实在》相互呼应,并组成相似族。”区分自在实体和现象实体,这可以说是科学实在论,并非机械唯物主义。由此可见,阳明心学并非不可救药的唯心主义,心物一元并非不可救药的唯心主义。禅宗反反复复、苦口婆心地给大家说,指月之指非明月。指向月亮的手指并非代表着月亮本身。手指指向月亮的现象实体,现象实体有颜色,有形状;而现象实体并不等于月亮的自在实体。为什么这么难突破这一点呢?这一点就是禅宗所提出来的破除相的执着。外离相即禅。将现象实体和自在实体剥离,这是在做离相的事情,也就是无上甚深禅。这也是为什么爱因斯坦思考月亮这个问题几十年没有能够得到答案的缘故。而谜底就蕴含在博大精深的东方传统文化当中。

    5      结束语

    要革新物理学,必须要革新宇宙观,也就是对意识本质的突破;要革新宇宙观,必须要革新自心。人为测量工具,而心为人的主宰。革新自心就是改进测量工具,改进测量方法的。我们宁愿去造更为庞大昂贵的粒子加速器,也不愿意花一点精力去改进一下我们的宇宙观,而忽略了心是终极的测量工具。

    阅读全文
  • 下一条:物理学的空性

    物理学的空性


    爱因斯坦16岁的时候,曾经想象自己骑着光马旅行,做了一个思想实验,十年后,他受此启发创立了狭义相对论。两千多年前公孙龙的白马非马把马论得极其精辟,前面的文章已经把光之马论述清楚了,这篇文章将集中论述离相。因为外离相即禅,内不乱即定。

    离相即指向无上甚深禅。

    也许有人会问,禅和物理学有什么关系呢?我在这里负责任地和大家说,有非常直接的关系,正是许多大物理学家的意识卡点,可能终其一生无法去突破半步。我觉得这是非常可悲和可惜的一个事情,如果能够搞定这个,许多物理学家的精力可以放在更加美好的事情上面。赵国求教授创立了双四维时空理论,将现象时空和自在时空分离,将现象实体和自在实体分离,这就是在做离相的工作,取得了许多重要的成果。

    前面也讲过绝对真理=无数个相对真理之和。实际上道+罗教明教授理论+赵国求教授的理论已经是人类所找的大统一理论了。

    1      白马非马

     前面已经详细阐释了白马非马。心观测马的实相的一瞬间,创造了白马这个现象实体。当然假设如果有的人是色盲,就会创造了蓝马这个现象实体。假如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色盲,只有你不是,你如何去说服绝大多数人呢?所以说,即使物理学的大统一理论放在跟前,也未必能够得到重视。这个大统一理论并非爱因斯坦所找的一个公式,也不是一套理论,不是复杂的超弦理论。这个东西可以说是禅!是道!是离相!

        白马非马说,主要是打破对相的执着,做到离相。

       马有很多个面,有可能是白马,黑马,棕马等。正如光有很多面,有可能是波动,粒子性,对于物理学家而言,有频域空间的波动性,有时域空间的粒子性,两个面就够用了。物理学家的集体意识投射了两个面,就有了两个面,这是投射所创造的。

      观测马的一瞬间,心投射一次骰子,创造了白马这个现象实体。这只是一面而已。可以有1.2.3.4.5.6面等。正如《时间简史》里面讲的球变成低能态的时候有37个状态,实际上只有一个类型。正如汤川秀树说的模子一样,可以变出许多中类型。

      光马也是马,是爱因斯坦心中之马。他投射出了一匹光马,创立了狭义相对论。白光对应于白马,红光对应于红马。

    2      王阳明山中之花公案

    王阳明山中之花的公案,也在阐释离相。先生不观测花的时候,花和心都归于孤寂状态。先生观测花的时候,花的颜色一下子鲜明起来。

    请注意,不能小看这个公案,如果能够内证,就可以明心见性,可以对于儒释道经典一通百通了。正所谓一经通所有经通。当然了,见性起修,也只是修行的

    正所谓观察创造现象实体。西方物理学家说观察创造实在,这句话有歧义。应该说观察创造现象实体,这一点比较恰当。观察的一瞬间创造了电子、中微子和夸克等这些现象实体。

    3      爱因斯坦的月亮公案

    《爱因斯坦传记》中曾经记载,爱因斯坦在散步的时候,突然停下来,对自己的助手派斯说,天上的月亮,是不是不看它的时候,就不存在呢?爱因斯坦一辈子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思考光的本质的问题。

    爱因斯坦被阻隔在禅的天门之外,仅仅是一步之遥,这一步之遥可以被目不识丁的悟道者所打破,可以被天生得道的小孩子所打破。高深的物理学将是人人都可以懂的学问,你说物理学家着急不着急。当然这个着急不是说担心丢失饭碗,而是自己找不到真理。

    第二届物理学哲学大会的时候,专家们提到以前的物理学家在一起曾经热烈讨论过爱因斯坦的月亮这个公案。

    4      薛定谔的树公案

    【原文】当然,还有许多精心构思的无稽之谈存在于人们的头脑中,妨碍他们去接受这种简单的认识。比如,我的窗外有一棵树,但我并没有真正看到它。这颗真正的树通过一些巧妙的设置使它自身的映像投入了我的直觉之中,那就是我所感觉到的东西。而关于这些巧妙的设置,只有它们最初的相对简单的几步是探索到了。如果你站在我的旁边望着同一棵树,树也设法把一个映像投入你的知觉。我看到的是我的树,你看到的是你的树(非常像我的树),而这棵树自身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对于这种过度夸大的言论,康德是要负责的。在认为知觉是一个单数性名词的观念中,很容易换成另一种说法,即显然只有一棵树,而所谓映像之类不过是一种无稽之谈而已。

    【解释】薛定谔的树、王阳明的花、爱因斯坦的月亮、公孙龙的石头和白马,这些公案里蕴含着同样的秘密。

    为什么被称之为公案呢?公案就是公开的秘密。然而公开的秘密为什么我们都不能看出来呢?

    古人有一句话:正法眼藏。真正的正法,正道正统,真正的真理如同有障眼法一样,世人很难看得出来。并不是孔门正法迷惑世人,而是世人自己迷失了而已。如果世人作致良知的功夫,恢复了本心,就可以看到正法正道了。这些公案就可以不言自明了。

    为什么这些秘密看似如此简单,但是这么难呢?正所谓大道至简,虽然简单但是实属不易。树的名字并不等于树的实相本身,这就要破解语言文字相。树的投影并不等于树的实相本身,这就要破色相。虽然说破语言文字相,但是却离不开语言文字。如果离开了语言文字又无法表达。正所谓文以载道,文字都是为了指向大道的。能够做到于相而离相,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外离相即禅,内不乱即定,合起来称之为禅定。无上甚深禅,就是离相,大家觉得难不难呢?有些人修了一辈子几十年都没有得道,这是很难的。阳明先生那样的悟性,直到三十六岁时,在贵州龙场那个地方才顿悟而得道。虽然说难,但又是最容易的,只是世人的心有尘垢罢了,不能恢复本有的良知罢了。

    在这里薛定谔还提到康德的物自体。我们观测树的同时,树的颜色一下子鲜明起来。正是我们观测树的同时,创造了树的形状,可是我们不知道树的实相到底是如何的。树的实相就是物自体。

    观测一次树,就得到树的投影;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观测,就得到不同的投影。观测一次原子,就得到电子的投影。电子真实运动是椭圆运动,投影可以用波动函数描述。观测一次就得到一个本征态。多次观测的叠加,也就是影子的叠加,这就是叠加态。

    由此可知,薛定谔的树当中,蕴含着量子理论最高的秘密。每一物都是载道的,所以年轻的阳明去格竹子,要把竹子的理搞清楚。一物必有一理。理和物互为阴阳,理是对于物的限制。物理学本质上是研究万物之理的学问。虽然每一物都有秘密,但是如果针对于物去做功夫,就反了,这样是事倍功半的事情。我们只需要反求诸己,作致良知的功夫就可以了。

    大家都知道皇帝的新装的故事,我就是那个天真的,说破谎言的小孩子。我只是在追求真理罢了,说了实话。也许有人会觉得不可信,也许还会笑话,也许还会诋毁,这些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当年阳明先生弘扬正学的时候,遇见不少这样的事情。正所谓不笑不足以为道。

    5      指月之指非明月

    古圣先贤慈悲,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的经典。有一句话:指月之指非明月,这一句话里面已经暗含了破解物理学之道。这句话已经做到了离相

    离相可以用通俗的话说,跳出那个局。当局者迷,容易迷失在相里面。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不识别本心,不懂得这个妙明真心。心藏在我们这个躯壳中,藏在物欲的山中,被遮蔽了,看不清楚本心。就无法形成心的真实的投射,而是扭曲了,就无法领悟物理学的真谛。

    明月代表着道,我们用语言文字去指向它,可是如果没有见道的时候,只能是看到手指,根本无法看到月亮和道。世人在手指那里看来看去,看指纹,看有多少个螺,即使十个螺也是没用的。因为手指不是实相本身。然而假如已经见道了,在一个手指当中也可以看到实相,因为宇宙是全息的。

    一指禅的公案当中就蕴含着大道的实相。天下一指,天下一马。今年是狗年,天下一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是道德经中所讲的。

    我们需要跳出语言这个局,方能看清语言。

    我们需要跳出文字这个局,方能看清文字。

    我们需要跳出数学这个局,方能看清数学。数学只不过是形式系统。在用许多个命题,证明另外一个命题。如同在用谎言验证谎言,在逻辑中打转罢了。所以有了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必定存在不能证明真,也不能证明伪的命题。我们在梦中如何证明是做梦还是真的。觉后空空无大千。

    我们需要跳出量子理论这个局,方能看清量子理论。量子理论习惯于工作在频域空间,概率空间,所以就有了许多奇葩的事情发生。就会觉得别扭和冲突。有些左脑游戏,左脑理性,右脑感性,两个大脑也会有所冲突,这是一样的事情。

    我们需要跳出相对论这个局,方能看清相对论。钟慢效应,尺缩效应,空间弯曲等,这些只不过是在现象时空罢了。自在时空不会如此的。现象时空可以展现出许多扭曲,就像哈哈镜或者是电影屏幕那样,可以任意弯曲的。我们开车的时候,看到前面的道路也是弯曲的。

    6      《金刚经》无相布施

    《金刚经》中佛陀慈悲,通过善巧地开示,打破众生相,寿者相,教导弟子无住相布施。就是不能着相,要做到离相。不要专门挑穷人接受布施,也不会专门挑富人接受布施。

    可以说物理学家着相了,无法做到离相,无法剥离现象时空和自在时空,无法剥离频域空间和时域空间,无法剥离现象实体和自在实体。无法剥离语言文字,无法剥离数学物理工具。沉迷于其间,一年一年地轮回,在里面打转,就像打游戏一样,遇见怪兽,一直无法超脱出来。即使佛陀在世,也是会干着急的。

    自性自度,只能是物理学工作者自己度自己。超脱出迷茫的研究苦海。

    《金刚经》打破各种相,证入空性。物理学也证入空性,物理学也是缘起性空

    牛顿小朋友提出了光的粒子说,本来被杨氏小朋友玩双缝干涉实验给否定了。爱因斯坦小朋友又搞个光电效应有证明了粒子说。所以就给光安了两个面,波粒二象性。我们已经打破了光的波动性,粒子性,这些都是假象。

    打破测不准原理。所谓的电子云是工作在频域空间,电子是数学的点,点是没有速度的,只有位置,所以知道了电子的位置,不能知道电子的速度。时域空间中,可以知道电子的速度,可是不能知道电子的位置,因为在许多的位置,电子的速度都是一样的。实际上根本不需要测不准原理。这个诺贝尔物理学奖要翻盘了,只是应用罢了。而且对物理学有极大的迷惑性!!!

    打破物质波的假象。即使是石头或者子弹都可以进行单缝干涉,不仅仅是电子!中性粒子也可以形成干涉条纹的。杨氏干涉仅仅因为光有干涉,就认为光是波,这是极其滑稽的一个事情。

    我只是一个说破皇帝新装的孩子罢了。物理学建立在流沙之上,需要用道来加固。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