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鼠年,老鼠拉冬瓜是一味什么神奇的中草药?
详细内容

鼠年,老鼠拉冬瓜是一味什么神奇的中草药?

时间:2020-02-13     人气:716     来源:陈书增     作者:陈书增
概述:引言:鼠年带大家认识一味神奇的中草药,它叫老鼠拉冬瓜。到底这味中草药给我们将带来什么启示呢?我是受网上热文作者林中一叶的启发,想看个究竟,所以研究一下这个方子,这个药的。原来在《外治汇要》中有类似记载,此方子为外用,外敷涌泉穴。 请注意,务必要专业中医师辩证开方方可。我们不开什么处方,只是学习中医药文化罢了。 老鼠是冰山一角,可以拉出个大冬瓜,太惊奇了。中医药就是这个大冬瓜,鼠年给拉出来了。 古圣先贤张仲景、孙思邈、黄帝、岐伯、黄元御、张锡纯、叶天士、吴鞠通等护佑中......

                           鼠年,老鼠拉冬瓜是一味什么神奇的中草药?



引言:鼠年带大家认识一味神奇的中草药,它叫老鼠拉冬瓜。到底这味中草药给我们将带来什么启示呢?我是受网上热文作者林中一叶的启发,想看个究竟,所以研究一下这个方子,这个药的。原来在《外治汇要》中有类似记载,此方子为外用,外敷涌泉穴。

    请注意,务必要专业中医师辩证开方方可。我们不开什么处方,只是学习中医药文化罢了。

    老鼠是冰山一角,可以拉出个大冬瓜,太惊奇了。中医药就是这个大冬瓜,鼠年给拉出来了。

    古圣先贤张仲景、孙思邈、黄帝、岐伯、黄元御、张锡纯、叶天士、吴鞠通等护佑中华,中医总是有太多的惊喜给我们。此次疫情必然会引发中医复兴,中华文化的复兴。

    选择栀子花开的歌曲配音,但愿此次疫情在栀子花开之前就能够顺利结束,天佑中华。



一、老鼠拉冬瓜


原来医书中记载:

1. 木鳖子仁(老鼠拉冬瓜)

木鳖子分布于云南、广东、广西、湖南、四川、贵州等省区。木鳖子,也称木蟹(木蟹,土木鳖,壳木鳖,漏苓子,地桐子,藤桐子,鸭屎瓜子,木鳖瓜)。

《中华本草》中记载:

性味味甘;温;无毒

归经归肝;脾;胃经

功能主治消肿散结;解毒;追风止痛。主痈肿;疔疮;无名肿毒;痔疮;癣疮;粉刺;默黑;乳腺炎;淋巴结结核;痢疾;风湿痹痛;筋脉拘挛;牙龈肿痛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0.6-1.2g多入丸、散。久用:适量,研末调醋敷、磨汁涂或水熏洗。

注意孕妇及体虚者忌服。

1.《本草汇言》:胃虚、大肠不实、元真亏损者,不可概投。

   2.《医林纂要》:忌猪肉。


二、老鼠拉冬瓜

我们在网上搜索一下有无这方面的医药记录,可以发现有类似的方子。经过查阅治疗发现此方子外敷有大用。需要专业医生辩证地去研究去看。患者还是不要盲目去实验。

     

1. 治高血压验方

搜索一下百度,看到《大众卫生报》

2010年4月20日 星期二

治高血压验方

白胡椒7粒,南杏仁4粒,糯米7粒,桃仁60克,栀子30克。先将上药研成细末,然后用鸡蛋清调合后,捏成饼状,晚上临睡前贴在脚底心(涌泉穴)上,男左女右,用纱布包好,第二天早晨起床后除去,如脚上发现有青色,乃正常现象。一般轻者外敷3剂,重者5剂即可见效。注意:每剂只可使用1次,敷药不可隔天,要连续使用。韩德承副主任医师献方。

2. 桃仁杏栀膏



3. 治疗冠心病

 





三、其它草药

1. 制桃仁

气平.味苦甘.无毒.主瘀血.血闭症瘕邪气.杀小虫.(双仁者大毒)

桃仁气平.禀天秋收之金气.入手太阴肺经.味苦甘无毒.得地中南火土之味.入手少阴心经、足太阴脾经.气味降多于升.阴也.心主血.脾统血.血者阴也.有形者也.周流乎一身.灌溉乎五脏者也.一有凝滞.非瘀即闭矣.至有形可征即成症.假物成形则成瘕.盖皆心脾不运故也.桃仁甘以和血.苦以散结.则瘀者化.闭者通.而积者消矣.桃为五木之精.能镇辟不祥.所以主邪气.禀火之苦味.所以杀小虫也。

请注意,桃仁可以杀小虫。查阅一下有个论文:利用桃仁制成杀虫剂——毒瓶。《内蒙古林业》 1960年06期收藏 。

难道桃仁除了入肺以外,还具有杀虫驱虫的功能吗?难道还有驱除杀灭新冠状病毒的功能吗?还需要专家去探讨。

2. 制杏仁

我们查阅一下杏仁的功效,也是入肺经,具备杀小虫功效。

性味苦,温,有毒。

①《本经》:"味甘,温。"

②《别录》:"苦,冷利,有毒。"

③《本草正》:"味苦辛微甘。"

归经入肺、大肠经。

①《汤液本草》:"入手太阴经。"

②《滇南本草》:"入脾、肺二经。"

③《雷公炮制药性解》:"入肺、大肠二经。"

功能主治祛痰止咳,平喘,润肠。治外感咳嗽,喘满,喉痹,肠燥便秘。

①《本经》:"主咳逆上气雷鸣,喉痹,下气,产乳金疮,寒心奔豚。"

②《本草经集注》:"解锡、胡粉毒。"

③《别录》:"主惊痫,心下烦热,风气去来,时行头痛,解肌,消心下急,杀狗毒。"

④《药性论》:"治腹痹不通,发汗,主温病。治心下急满痛,除心腹烦闷,疗肺气咳嗽,上气喘促。入天门冬煎,润心肺。可和酪作汤,益润声气。宿即动冷气。"

⑤崔禹锡《食经》:"理风噤及言吮不开。"

⑥《医学启源》:"除肺中燥,治风燥在于胸膈。《主治秘诀》云,润肺气,消食,升滞气。"

⑦《滇南本草》:"止咳嗽,消痰润肺,润肠胃,消面粉积,下气,治疳虫。"

⑧《纲目》:"杀虫,治诸疮疥,消肿,去头面诸风气鼓疱。"

 

3. 白胡椒粉

味辛,大温,无毒。主下气温中去痰,除脏腑中风冷。生西戎。形如鼠李子,调食用之,味甚辛辣。(唐本先附)

臣禹锡等谨按日华子云∶调五脏,止霍乱,心腹冷痛,壮肾气,及主冷痢,杀一切鱼、肉、鳖、蕈毒。

   

4. 栀子

       

性味苦,寒。

归经归心、肺、三焦经。

功能主治:泻火除烦,清热利尿,凉血解毒。用于热病心烦,黄疸尿赤,血淋涩痛,血热吐衄,目赤肿痛,火毒疮疡;外治扭挫伤痛。泻火解毒,清热利湿,凉血散瘀。用于传染性肝炎,跌打损伤,风火牙痛。


四、小结

    栀子或者老鼠拉冬瓜(木鳖子仁)都可以清除肝热,肝属于木,今年是庚金年,金属于肺,木生火会克金,克肺。所以管住肝就管住肺了。中医很神奇,可是好些人把好心当做驴肝肺了。

    老鼠拉冬瓜到底给我们什么启示呢?值不值得我们的专家去好好研究研究呢?不要因为廉价方便所谓的不科学而放弃。

 《黄帝阴符经》 中说: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知之修之,谓之圣人。

   我们知道中医顶级经典为《黄帝内经》,比较少看这部短小精悍的阴符经。肺为娇藏器,如果郁热生火会伤肺,所以需要宣肺。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武汉一家人的自救自愈方法!请紧急转发给需要的人!


    来源:林中一叶  作者:林中一叶



    以下内容来自我的一位在武汉工作的校友,她一家人的真实经历。

      她的家族中有人感染,她自己一家三口也有类似感染的症状。在医院里人满为患,根本住不了院的情况下,她用了一种特殊的方法治愈了自己的妹妹、老公和儿子,还有自己。

      她今天电话我的时候,一方面很激动,因为家里人居然都被她治好了,另一方面也很犹豫,毕竟她不是医生,不是专业人员,提供的这个方法只是适应自己的家人,没有办法对其他人负责。

      但是,看着武汉人正在被巨大的瘟疫侵害而痛苦不堪、惊慌失措时,又很想将自己的经验贡献出来,为那些没有及时得到救治的濒临绝望的人提供一个方法,也许对他们也有效果。

      作为一个有着四个病例全部治愈的方法,我们没有渠道去告诉国家治疗机构,由他们来主持临床试验。

      但是不分享出来,又觉得没有尽到自己的心力。或许真的能多救一些人呢?

      所以,我们在这里只是客观真实地提供相关信息,包括所有的症状、治疗过程中的反应,以及注意方法等等。是否采用请看完下文后自行决定。

      我的校友是一个热情爽朗、心直口快的人。当她打电话给我,讲述最近发生在她家里的这些事情,并商量要不要写出来时,我很感激她对我的信任。

      对于可能要面对的质疑甚至非议,她选择了勇敢面对。只要文章的内容能够为患者带来哪怕是一丁点的用处,这个选择也是值得的。我为她的这种救民于水火的义举而感动。

      本文中所介绍的一切,绝对是真实发生的。为了让相关的人有足够的了解,我们几乎还原了所有的细节。

      一、新冠状病毒肺炎来了

      事情要从过小年时说起。

      元月18号是过小年。她的外甥女(姓欧阳,武汉工作)来家里吃饭,带来了一些关于疫情的不好的消息。外甥女说,有同济医院的教授建议大家赶快疏散,她准备22号回岳阳陪妈妈过年。

      第二天校友就赶快出去买口罩和备用药。已经晚了,口罩全部脱销,酒精也没有了,只买到一点84消毒液和棉签。

      外甥女按计划回去了。她一直很正常,也主动跟社区通报了行踪,并准备在家中完成14天的自我隔离。

      但是,三天之后,也就是大年初一的早上,她的母亲,也就是我校友的妹妹,开始出现症状了。非常乏力,干咳得很厉害,无痰,胸闷胸痛,也不发烧,最高温37度。

      这些症状与新冠状病毒肺炎的症状非常相似。

      当得知妹妹生病的消息时,校友十分难过。这时的官媒已经证实了人传人的事实。看到周围的朋友不断出现这样的病症,一向坚强乐观的她也不禁恐慌了起来。她在心里默认,妹妹十有八九是中招了。

      更令人忐忑不安的是,自己一家三口也开始出现了一些症状,就在大年三十的晚上,除夕之夜。

      首先是儿子,他认为自己的鼻炎犯了,升高了家里的温度。先生也开始不断吸鼻子,无缘无故地就鼻塞了。

      初一的晚上,先生的状况更令人担心,因为他开始咳嗽了。不过他只是晚上咳嗽,白天不怎么咳。所以先生和儿子都非常肯定地认为,绝对不是那个病毒,他们只是一点点不适而已。

      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事情也许没有那么简单。如果这三个人体温都没有升高还可以认为是一个可以心存侥幸的表现的话,那她自己接下来开始剧烈地咳嗽这个事实,将她最后的一点侥幸都击碎了。

      但是,更不好的消息还在纷至沓来。

      按照每年的惯例,元月14号,几家人开心地一起参加过年聚餐。但是在之后的几天十几的时间里,很多人都陆续出现了症状,其中的两口子已经被确诊为新冠状病毒肺炎。

      另外一个朋友,因为她的密切接触者确诊而被隔离了,而这个确诊病例在官方公布的前290人中。她自己没有去确诊,但已经开始了剧烈的咳嗽,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说她非常难受。

      更糟糕的是,就在22号,校友一家又接触了后来被确诊的一对夫妻。

      情况很不乐观,甚至有些悲观。

      这个时候的武汉已经封了城,疑似病例与死亡病例数字在不断上升。医院里人满为患,根本就没办法收治,而且病人长时间的排队与集聚,不仅损耗体力还会增加交叉感染的风险。

      在恐惧与焦虑中,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对这样的现实,除了去医院,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妹妹和家人,能不能采取自救措施?

      二、一个具有魔幻色彩的故事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未解之谜。人类日新月异的科学探索,也只是掌握和了解了其中不到5%的部分。

      在那些巨大的未知中,究竟有些什么样的秘密,世界是一个怎样的运行方式,对于疾病的解读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恐怕谁也说不清楚。

      我的这位校友,从小在奶奶的照顾下长大。奶奶曾经拉着她的手给她讲过很多故事。但只有一个故事,奶奶要她必须记住,关键时候会有大用。

      这是一个发生在奶奶身上的真实故事,而且,这个故事还颇有点魔幻色彩。

      她奶奶是个小脚,也不识字,但是非常聪明,也特别善良。有一年,一个大雪天,她去牛棚去牵牛拉尿喂草,看见居然有个老和尚睡在牛棚里。

      看到他身上都湿透了,还发着烧,又饿又虚弱的样子,老奶奶连忙去找了一床被子和几件旧衣服给他,并帮他刮痧,帮他熬了粥喝。

      在奶奶的细心照顾下,和尚的身体很快就好了起来。为了感谢奶奶,他告诉了她一个方子,说这个方子传下去会有大用。她将来用这个方子救人还是谋生都可以。

      不识字的奶奶记住了这个方子。当她说出老鼠拉冬瓜时,校友还特别好笑,不知道是个啥。但是,老奶奶认真地要求她背下来,并复述给她听。

      因为奶奶说,这个和尚是云南来的,他告诉奶奶说,这个方子是专治hou(一声)病(哮喘)、咯血(肺结核)和肺瘟疫的。方子里的药并不多,只有4味药,很好记。而且特别嘱咐,如果瘟疫流行老鼠拉冬瓜紧缺时,可以用栀子代替入药。

      现在,校友想起了奶奶说的话,也清晰地记得这方子。也许现在就是奶奶说的大用的时候了吧。反正目前医院也没有特效药,而且,还住不进去。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总不能干等着吧。

      症状最重的是远在岳阳的她的妹妹。在又是过年又是封城的情况下,家里人花了一天多的时间配齐了药并制作好,在大年初二的晚上十一点,给她妹妹用上了。

      十五个小时之后,她居然开始身上有力气了,不咳嗽了,嗓子也不痛了,胸也不闷也不痛了。

      三天之后,她去长炼医院(大型国企的医院。那里人少一点)去做肺部CT,结果完全正常。

      同样的奇迹也发生在她自己一家三口人身上。到9号为止,一家人的大小症状全部消失。

      三、神奇的药方和治疗效果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神奇的方子呢?

      里面有一味药是老鼠拉冬瓜。名字听起来就很怪。这个得感谢百度,查出来原来是木鳖子仁的别名。

      这个方子如下:

      生木鳖子仁(120克),制桃仁(20克),制杏仁(20克),白胡椒粉(3克)。打粉,用鸡蛋清调匀。如果没有生木鳖子仁,可以栀子替代。

      用法:

      将药分成两份,双脚等量,敷于双脚底涌泉穴。完全平躺16小时,期间不能坐,不能站。口含咬破大蒜一天一夜。

      注意事项:为保持绝对平躺,可以考虑戴成人尿不湿。晚上开始敷,16小时内可以不用吃饭。

      病人感受:

      【她妹妹】:

      晚上十一点开始双脚涌泉穴敷药,口中含咬破的大蒜。约三小时后,脚底穴位扯动,抽啊抽,然后有热流产生往上推动,有的地方停留好久才能继续前行,进而全身暖和起来。慢慢的,气流汇集腹部,气鼓气胀,然后开始断断续续放屁,一直放了五个多小时。

      十六个小时后起床,感觉嗓子还有点干痒,还有点清鼻涕,但身上有了力气,胸口也没那么痛了。继续含咬破大蒜,一天一夜后,全部症状消失。三天后去长炼做肺CT,完全正常。

      【她先生】:

      她先生是一身正气而又执着古板的那种,坚信政府的一切的说法,并身体力行。相信友情相信自己的身体,21号还在华南海鲜城附近与朋友聚餐。22号接触过后来被确诊的朋友。24号就开始出现症状,咳嗽鼻塞等。

      不得不说,我这个校友还是极具疫情敏感性。19号没有买到口罩和酒精,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马上就在网上买齐了以上几味中药。

      但是,快递22号到了吴家山之后就走不动了,因为武汉封城了。想了很多办法,终于通过一位公安干警的帮忙找到顺丰快递,在大年初五,也就是元月29号的时候药被送了过来。

      先生坚持不认为自己染上了这个病毒。也坚持不相信这个药方。还嘲笑说,现代医学这么发达,这么多院士都没有办法,你这一个土方子可杀瘟疫,岂不是笑话?

      直到听说有接触过的朋友全家被隔离了,老太太住进了ICU,这才紧张了起来。终于同意口含咬破的大蒜子。

      先生在连续咳了四天之后就不咳了。家里症状最先消失的就是他。

      【她自己】:

      初四的晚上开始咳嗽,剧烈干咳,嗓子有冒烟的感觉,同时眼睛红肿,半夜有眼屎,早上起床,分泌物很多。

      与已确诊的朋友沟通,她家里男人发烧,不咳嗽,肺CT第一次也正常,但三天后再检查就确诊了;而女人并不发烧,只是眼睛红肿,也不咳嗽,但嗓子干得冒烟,有肌肉酸痛感。肺CT,血常规,核酸全部确诊为新冠状病毒肺炎。

      这个沟通加强了校友要赶快拿到快递的想法。那个药方,俨然已经成为老奶奶对家人的最后的庇护。

      费了许多周折之后,终于在29号收到了药。药的制作也费一番功夫。终于在30号晚上可以开始敷药了。

      三个小时之后,感觉到脚心升起了一股热气流。气流缓慢往上推动,推到有些酸痛的地方停在了那里,大约几分钟或十几分钟又移动了。然后腹腔内有肚子饿了咕咕叫的声音,一直响了很久。

      后来不响了,好像有大便爽了一把的感觉,不停放屁,隔一会一个,一直放。同时还伴随的有出汗的现象,隔一会儿会发热微微出一阵细汗,一连出了好几次。

      12小时后,尾脊椎酸痛得厉害,像要断了一样,也憋不住尿,就起来了。喉咙有痒痒的感觉,赶快又含上大蒜。平常又辣又臭的大蒜这时候含着居然很舒服,几分钟后嗓子就不痒了。大蒜一直含了一天一夜。

      因为第一次的时间没有用够,过了两天,又开始第二次治疗。比较之后发现第一次反应最明显,第二次没有酸痛的感觉,只是放了几个屁,也没有出汗。

      现在症状已经全部消失。

      【她儿子】:

      儿子26岁,大学教师,体魄健壮。开始的时候,他坚信他只是鼻炎犯了,也是坚决拒绝这种不明来历的神秘药方。还嘲笑妈妈,说她不是医生,没有处方权,不要给别人乱推荐药方。

      他把房间的温度升得高高的,关在屋里打了两天游戏,症状居然消失了。

      家里的新鲜蔬菜没有了,他手套口罩地全副武装去超市,结果回来就开始拉肚子。吃黄连素后止了泻。

      接下来的几天,不断有信息过来,谁谁谁又被确诊了,谁谁谁又被隔离了。父子俩这才紧张起来,偷偷商量去搞点备用药回来。

      还是派儿子出门去买药。又是全副武装地出去,,回来时又开始拉肚子,又吃黄连素止泄。但是这一次之后,儿子明显开始没精神,也没食欲,一个精壮的小伙子一天只吃半碗饭几个汤圆,太不正常了。喉咙也开始有辣辣的感觉。

      只能连哄带骗加恐吓,还有姨妈已经痊愈的事实作基础,在妈妈的苦口婆心之下,儿子终于同意9号晚上开始敷药并含大蒜。

      他说没有气流走动的现象,也没有气流咕咚咕咚的声音,没感觉到气流在哪里停留,也没有放气,也没有流汗,又说也许是睡深了没有感觉到。

      但起床后精神大好,开始找老妈要吃的了。一大碗面条一扫而光。下午的饭菜也是吃得香香的,嗓子也不辣了。然后,自己回房间备课去了。他认为没什么效果,主要是自己身体 好。

      四、分析与揣测

      这四个例子有一定的典型性。

      比如,校友的丈夫和儿子都是经常进行体能训练的人,身体素质非常好,对病毒的抵抗能力也就很强。借助一点外部手段,很快就能痊愈。

      也有专家说,人的咳嗽行为,其实就是要将外来侵入者咳出去的应激反应,是属于自我保护。有力量的肺,可以将异己分子咳出体外。校友的先生就是这样的。

      也符合了专家说的,对于疾病的战胜,最终还是通过提高自身的免疫力来完成的。

      而校友和校友的妹妹两个人,都属于气血运行不畅体质弱,就容易被病毒进犯。两个人的治疗过程也大同小异,这个药方可能具有帮助气血运行的功效。

      当气血运行畅通时,就可以任意调用自己的国防部队,快速集结对来犯之敌实行歼灭战。气血不通时,可能部队就不能迅速集结到位,而使得敌人攻城掠寨,大举侵略。

      这次不幸去世的老年人比较多,可能就是因为,一是可用部队严重不足,二是部队调用不畅通,故失去收复失地的能力。

      西医的思路在于精确打击,将病毒粉碎于无形。中医的思路在于平衡布局、集中用兵,打通气血循环,将隐藏的敌人全部扫荡出来,然后排出体外。

      这里还有一个很特别的例子,就是校友的外甥女欧阳。她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症状,但是她回家的第三天,她妈妈就出现了很典型的症状,这一点,应该引起专家医生们的注意。

      可能有部分人已经携带了病毒,但是并没有任何表现。是因为自身抵抗能力强,还是潜伏期长还没有发动呢?钟南山院士说了,最长的潜伏期可能达到24天。

      我们必须要强调的一点是,以上案例都没有事先在医院去拍CT,做血常规和核酸检测,不符合现行的确诊程序。所以,也并不能确认就是这种病。校友的妹妹只是在事后拍了CT。这一点,是必须要强调的。

      只是,从他们的活动轨迹以及接触人群而言,染上这种新冠肺炎的概率非常大。毕竟她一家人住在百步亭万家宴社区,每天晚上必在百步亭散步,工作单位在竹叶山,先生21号晚还去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吃过晚饭聚餐。

      我们讨论再三,决定把这些案例拿出来分享。因为我们替我们的同胞、替我们的国家着急。我们希望尽快结束疫情,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

      这个方子很简单,而且也只是外用,即使没有效果,危害也并不大。

      但是,如果真的有效果的话,那么对疑似病例和轻症患者先用这个药,将大大缩短治疗进程,节约大量的医疗资源,减轻病人的焦虑和痛苦。

      我们的几点要求:

      一、希望网友转发给相关的国家治疗机构。希望在他们的牵头下,可以开展对秘方的辨证分析和临床试验,以最小的代价去搏最大的收益,应该是值得的。

      二、在没有得到国家权威机构的认可之前,我们只能保证我们自己病例的真实有效,我们不能保证其他任何情况。

      三、我们不鼓励其他病友按照文章中的办法实施治疗。如果自行决定按照文章的方法进行了试用的,希望能够在公众号下留言,告诉我们治疗的反应和效果。

      四、我们申明对这个秘方拥有的专利。我们是首次在此公开。若有人在我们发表的时间之后发布其归属权,应当视为侵权。

      五、如果有相关正规医疗机构联系我们,愿意进行辨证分析和临床试验的话,可以通过公众号联系我们,校友愿意配合,可以给出这几个案例的真实姓名、电话以及病情资料。

      再次申明,以上情况百分百属实。

      我们还要申明,选择公开这个秘方,是属于慈善义举,不取分文,无任何利益。非诚勿扰,不喜勿喷!

      我们是源于对国家和同胞深切的爱。请转发给需要的人!!!



    阅读全文
  • 飞碟入梦,黄帝岐伯说中医药如何杀死冠状病毒

     

    记得疫情发生后,我有天晚上对着天发愿,但愿能够学习秉承《内经》、《伤寒论》,祈祷历代中医祖师能够护佑慈悲华夏儿女。也许是发愿的缘故,当天夜里做了一个极其清晰而神奇的梦。

    梦见飞碟在空中,像水塔顶端那个形状,不是日常所见的极其扁的那个形状。雷电忽然击中飞碟,这时飞碟紧急迫降,从飞碟上下来了一群穿着汉服的将军,极其英俊威武。后来这群将军骑着骏马飞驰到中军帐。此时,无数的部队向中军帐集结,甚至包括各种有情众生,里面有鸡将军鸡部队等。我还特别注意看了鸡将军,带着盔甲,目不斜视,很威武。我还想看是不是鸡,看了鸡脚,很清晰,果然是。我在中军帐边偷听,原来是黄帝和岐伯等在讨论。

     

    黄帝问:此次疫情如此严峻,朕很疼爱自己的子民,本来流传《黄帝内经》给后世子孙,巴望着能够救护子孙,爱卿有何良策?

    岐伯曰:无妨,幸好东土人杰地灵,东土明君在世慈爱子民,治国有方。历代都有人懂得内经精髓,此次疫情是中医复兴的契机,刚好可以正本清源,不仅仅造福华夏,也可以造福全人类。中医仲景余脉尚存,足以完全对付得了此次疫情。

     

    黄帝问:铁涛啊,您老过来给我报到,非典时期,您老功不可没,可是功成身退了,此次您不在那里,有何高见呢?东土为明君当政,必将复兴华夏文明,复兴中医,吾不及也!您的弟子们战功卓著,可是有些人还有微词,说中医是靠自身免疫力抵抗病毒,并不是中医治好的?您怎么看呢?

    铁涛曰:陛下,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华夏子民对中医的误会可谓深矣!其实,中医是可以杀死冠状病毒的,并非只是靠自身免疫力,只是其中道理深不可识,试着给陛下禀报一二。

     

    黄帝问:中医药居然可以杀死冠状病毒?不是什么特效药才可以杀死吗?

    铁涛曰:什么狗屁特效药,虽然我说狗屁并非对陛下的大不敬,只是太过于气愤了。所谓特效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罢了,如此伤害华夏子民身体,非良药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以随便伤害。况且,非典有诸多后遗症,后遗症患者生不如死,况且西药大多昂贵嗜血。想当年,臣下治疗非典时,一个病人最多花五千银子。

     

    铁涛曰:中医药是如何杀死冠状病毒病菌的呢?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包罗万象,此次也会促进中西医的完美结合,民国张锡纯是中西医结合第一人,但是他的中医用得出神入化,更加衷情于中医。西医可以解释中医,但是以中医为主。比如据说中科大团队研究发现,新冠肺炎引起炎症风暴,在肺中产生大量的组织液,阻碍了肺细胞的氧气交换,从而使得病人呼吸困难而发生危险。发现有个托珠单抗的瑞士新药可以阻断炎症风暴。

     

    黄帝问:锡纯出去巡查了,要不可以请他来讲讲西医中医到底什么回事,免得凡间的人在争论不休。中医乃高纬医学,什么是高纬度,你们那个北大刘丰教授稍微懂点,不过留他在凡间还有点用,否则带他来一起探讨。中医治疗此次疫情,属于降维打击!高纬覆盖低纬,世人不解,在所难免。借着此次疫情,正好进行中华文化启蒙,中医启蒙,见证中医的神奇!托珠单抗,还有什么那个米国的特效药,怎么又是一个洋名字?想想华夏五千年,还不止五千年,中医药护佑走过来,何时需要这些什么洋药呢?

    铁涛曰:东土的中医学了《内经》和《伤寒》,略懂要旨,用宣肺祛湿通调水道的方法,就可以杀死细菌了。比方说,春天肝木生发,很多人容易有湿气,甚至产生痰饮。所以春天时候疯子会多一些,这是由于阴气重的人,生痰饮而形成癫症,只要去除痰饮就可以了,仲景的五饮汤就可以搞定了。什么是痰饮呢?比方说在心脏下面有个心包,有层膜,上面积累了很多的水和痰,各种粘液。心脏属于火,是害怕水的,所以就会像疯子那样了。如果去掉痰饮了就好了。之前,我也曾治好过好些病例。

     

    黄帝问:继续,铁涛得我心法!

    铁涛曰:由于长江流域接近江面,冬天的时候伤于寒,而立春之后就容易发生温病了。此时,黄州等地的居民大多寒湿,有痰饮。此时如果有戴着皇冠的病毒从口鼻吸入,就大量繁殖了。

     

    黄帝问: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了。一千年前苏东坡那小子在黄州当官的时候,发生瘟疫。他哭爹喊娘地求救于我。我派个叫巢谷的故人带过去圣散子方,让他扑灭了那次寒疫。这小子不地道,让他指着江面发誓,不要公布于众,还是管不住那张嘴,还是说出来了。此次也是寒疫为主,如出一辙。但是圣散子方热疫就不合适了。继续,铁涛讲得蛮有道理!

    铁涛曰:春天来了,肝木生发,大量地产生痰饮,也就是排出冬天里受的寒气。如果是西药阻断了痰饮的产生,那寒气无法排出,这是有后遗症的,并非痊愈,中医治病治疗根本,堵住不如疏导!

    中医如何杀死冠状病毒呢?利用的就是宣肺、同时通条水道的手段,把在肺中的湿气痰饮,组织液都宣发出来,如同鼓风机那样,把里面吹的干干爽爽,肺就能够自由和空气接触而呼吸了。如果不清理掉,即使用了那个什么很昂贵的呼吸机,氧气瓶、心肺辅助设备也是假的。这也是为什么上海派去的医护人员在ICU中反应,作用并不是太大的缘故了。

    一方面用麻黄、羌活、独活等宣肺,另外一方面用猪苓、泽泻、茯苓、苍术等药物祛湿,通调水道从尿液中排出去。痰饮、组织液排出去,冠状病毒也跟着被清理出去了,只剩下少量的了。痰饮组织液,那是冠状病毒的生存之所,好像是一个池塘那样。冠状病毒就是其中的鱼。冠状病毒离开了这个环境,只能是相忘于江湖了。在外面只能像孤魂野鬼那样,没有宿主,几个小时找不到新人就会死亡了。这就是我们大量杀死冠状病毒的方法。

    黄帝问:铁涛讲得很生动形象,真是后生可畏啊!

    铁涛曰:清理掉痰饮湿气,干干爽爽,人的身体内就无冠状病毒生存和繁衍的环境了。人的正气起来,冠状病毒无法繁衍,就自然死去了。人体也就有了抵抗力了。而西药刚才说的中科大那个药,阻断痰饮产生,阻断所谓的炎症风暴,风暴下雨就产生了大量组织液和痰饮,这样人体的湿气还在,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黄帝问:如此看来,的确是可以杀死冠状病毒的!就好比一个潮湿的屋子当中,有一块木头潮湿了,老是长出木耳来。中医只要打开窗户通风,加个风扇(宣肺)吹吹,吹干了。自然就不会再生了。

    铁涛曰:陛下所说甚是!

     

    黄帝问:又有不肖子孙,说中医只能救治轻症,而不能救治重证,如何看呢?铁涛暂时休息,岐伯说说看。

    岐伯曰:此等不孝子孙,真的该打板子!甚至一开始乱说无药可救,使得华夏子民慌乱。凝神聚气、聚气生精。只有心安定,方能正气内存,不容易被冠状病毒入侵。其实只要略微懂得一点中医药常识,都不会惊慌的!只是现在大多子孙后代,不能有正知正信,所以被所谓的西医所迷惑。不知求救于西医,白白送了身家性命。人间很多凄惨,比如湖北电影制片厂的常凯一家。他们也来见您了,只是悔之晚矣。一包草药的事情,可惜不能自救,也不能救父母双亲。清代吴鞠通就是经历丧父之痛,所以发奋学医,留下《温病条辨》。

     

    黄帝问:吴鞠通不错,这小子创立了安宫牛黄丸。各人有各人的因缘,不能强求,只有经历痛苦方能唤醒世人。

    岐伯曰:不肖子孙乱说中医不能救重证,铁涛最有发言权了。当年非典接受过来西医治不好的重证,实现了四个零目标,零死亡、零感染、零转院。而且极其潇洒,只是戴口罩,吃中药预防,还有就是焚烧苍术和艾草。此次广安门中医院有个医生深得您的心法,用人参败毒散,吃了半幅药就从鬼门关拉回来一个病患。本来阎王和我说,都打算抓他来了,阳寿未尽,又回去了。阎王说,省得麻烦,凡是吃了对症中医药方子的,我就不拉过来了。

     

    黄帝问:败毒散似乎是不错的方剂!但是需要辩证使用。再提醒你一下,吴又可《瘟疫论》中达原饮是不错的方剂!非典时期用得特别好。

    岐伯曰:对对!此次县衙那边指导方剂就有达原饮加减方,里面的草果仁等是杀菌良药。不仅仅是草果仁,县衙的大夫应该也要多研究研究《苏沈良方》中的诃子如何治病,不过西藏地区指导方有以诃子加其它中药一起来治疗了。难怪西藏有个病例已经出院了呢。诃子可以说是西藏那边的圣药,用处可多了。可以收敛止泻等,肺炎有些症状就是腹泻。其实很多方法杀冠状病毒,并不是不能杀,比如桃仁也是杀小虫的,有人试着用木鳖子仁(或者栀子)、桃仁、杏仁、白胡椒粉外敷涌泉穴,县衙大夫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有个武汉的医学院教授提出甘草酸方案,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从甘草提取物中提取。甘草可以化解百毒,难道也可以治疗新冠状病毒吗?是不是平时所用6克,10克的量不够呢?令县衙大夫去多研究研究。

     

    黄帝问:王士雄的《温热经纬》中说,温热就用达原饮加减;湿寒就用人参败毒散加减。甚至说,桔梗汤最平,桔梗开肺窍,甘草清肺热,看看县衙的医生研究一下是否可用,百姓不可乱用。注意,此处所下甘草量要适当大点,六克那些没啥用。难道果真如《温热经纬》中所说,桔梗汤是有效方剂?令太医院抓紧研究研究。

    岐伯曰:你不知道阎王跟我诉苦,好些时候都要抓过去了,可是吃了中草药的都又救活了。很多重证的。有的用呼吸机,快不行了,吃了一副半肺炎一号,大汗淋漓,一下就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黄帝问:传令下去,凡是关于中医的不实报道,混淆是非,蛊惑人心者,杀无赦!所有贴官方告示的地方,宣传口必须要如实宣传,否则杀无赦!欲要亡我中华者,必先亡我中医文化!其心可诛!

    岐伯曰:陛下英明。臣下这就昭告天下,中医药可以治疗轻症、重证甚至危及的病人。这里,李可老先生最有发言权了,他创立的破格救心汤等很多方剂都是救急用的。中医并非慢郎中,不会慢,吃对症的药,半幅就管用!

     

    梦较长,今天只能叙述到此,下次继续。

     

    正在这时,突然醒了,看看表,凌晨五点。我怕忘记了这个梦,醒来还专门记录下来了,太神奇了。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