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碟入梦,黄帝岐伯说中医药如何杀死冠状病毒
详细内容

飞碟入梦,黄帝岐伯说中医药如何杀死冠状病毒

时间:2020-02-18     人气:382     来源:陈书增     作者:陈书增
概述:记得疫情发生后,我有天晚上对着天发愿,但愿能够学习秉承《内经》、《伤寒论》,祈祷历代中医祖师能够护佑慈悲华夏儿女。也许是发愿的缘故,当天夜里做了一个极其清晰而神奇的梦。 梦见飞碟在空中,像水塔顶端那个形状,不是日常所见的极其扁的那个形状。雷电忽然击中飞碟,这时飞碟紧急迫降,从飞碟上下来了一群穿着汉服的将军,极其英俊威武。后来这群将军骑着骏马飞驰到中军帐。此时,无数的部队向中军帐集结,甚至包括各种有情众生,里面有鸡将军鸡部队等。我还特别注意看了鸡将军,带着盔甲,目不斜视,很威武。我还想看是不是鸡......

飞碟入梦,黄帝岐伯说中医药如何杀死冠状病毒

 

记得疫情发生后,我有天晚上对着天发愿,但愿能够学习秉承《内经》、《伤寒论》,祈祷历代中医祖师能够护佑慈悲华夏儿女。也许是发愿的缘故,当天夜里做了一个极其清晰而神奇的梦。

梦见飞碟在空中,像水塔顶端那个形状,不是日常所见的极其扁的那个形状。雷电忽然击中飞碟,这时飞碟紧急迫降,从飞碟上下来了一群穿着汉服的将军,极其英俊威武。后来这群将军骑着骏马飞驰到中军帐。此时,无数的部队向中军帐集结,甚至包括各种有情众生,里面有鸡将军鸡部队等。我还特别注意看了鸡将军,带着盔甲,目不斜视,很威武。我还想看是不是鸡,看了鸡脚,很清晰,果然是。我在中军帐边偷听,原来是黄帝和岐伯等在讨论。

 

黄帝问:此次疫情如此严峻,朕很疼爱自己的子民,本来流传《黄帝内经》给后世子孙,巴望着能够救护子孙,爱卿有何良策?

岐伯曰:无妨,幸好东土人杰地灵,东土明君在世慈爱子民,治国有方。历代都有人懂得内经精髓,此次疫情是中医复兴的契机,刚好可以正本清源,不仅仅造福华夏,也可以造福全人类。中医仲景余脉尚存,足以完全对付得了此次疫情。

 

黄帝问:铁涛啊,您老过来给我报到,非典时期,您老功不可没,可是功成身退了,此次您不在那里,有何高见呢?东土为明君当政,必将复兴华夏文明,复兴中医,吾不及也!您的弟子们战功卓著,可是有些人还有微词,说中医是靠自身免疫力抵抗病毒,并不是中医治好的?您怎么看呢?

铁涛曰:陛下,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华夏子民对中医的误会可谓深矣!其实,中医是可以杀死冠状病毒的,并非只是靠自身免疫力,只是其中道理深不可识,试着给陛下禀报一二。

 

黄帝问:中医药居然可以杀死冠状病毒?不是什么特效药才可以杀死吗?

铁涛曰:什么狗屁特效药,虽然我说狗屁并非对陛下的大不敬,只是太过于气愤了。所谓特效药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罢了,如此伤害华夏子民身体,非良药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以随便伤害。况且,非典有诸多后遗症,后遗症患者生不如死,况且西药大多昂贵嗜血。想当年,臣下治疗非典时,一个病人最多花五千银子。

 

铁涛曰:中医药是如何杀死冠状病毒病菌的呢?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包罗万象,此次也会促进中西医的完美结合,民国张锡纯是中西医结合第一人,但是他的中医用得出神入化,更加衷情于中医。西医可以解释中医,但是以中医为主。比如据说中科大团队研究发现,新冠肺炎引起炎症风暴,在肺中产生大量的组织液,阻碍了肺细胞的氧气交换,从而使得病人呼吸困难而发生危险。发现有个托珠单抗的瑞士新药可以阻断炎症风暴。

 

黄帝问:锡纯出去巡查了,要不可以请他来讲讲西医中医到底什么回事,免得凡间的人在争论不休。中医乃高纬医学,什么是高纬度,你们那个北大刘丰教授稍微懂点,不过留他在凡间还有点用,否则带他来一起探讨。中医治疗此次疫情,属于降维打击!高纬覆盖低纬,世人不解,在所难免。借着此次疫情,正好进行中华文化启蒙,中医启蒙,见证中医的神奇!托珠单抗,还有什么那个米国的特效药,怎么又是一个洋名字?想想华夏五千年,还不止五千年,中医药护佑走过来,何时需要这些什么洋药呢?

铁涛曰:东土的中医学了《内经》和《伤寒》,略懂要旨,用宣肺祛湿通调水道的方法,就可以杀死细菌了。比方说,春天肝木生发,很多人容易有湿气,甚至产生痰饮。所以春天时候疯子会多一些,这是由于阴气重的人,生痰饮而形成癫症,只要去除痰饮就可以了,仲景的五饮汤就可以搞定了。什么是痰饮呢?比方说在心脏下面有个心包,有层膜,上面积累了很多的水和痰,各种粘液。心脏属于火,是害怕水的,所以就会像疯子那样了。如果去掉痰饮了就好了。之前,我也曾治好过好些病例。

 

黄帝问:继续,铁涛得我心法!

铁涛曰:由于长江流域接近江面,冬天的时候伤于寒,而立春之后就容易发生温病了。此时,黄州等地的居民大多寒湿,有痰饮。此时如果有戴着皇冠的病毒从口鼻吸入,就大量繁殖了。

 

黄帝问: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了。一千年前苏东坡那小子在黄州当官的时候,发生瘟疫。他哭爹喊娘地求救于我。我派个叫巢谷的故人带过去圣散子方,让他扑灭了那次寒疫。这小子不地道,让他指着江面发誓,不要公布于众,还是管不住那张嘴,还是说出来了。此次也是寒疫为主,如出一辙。但是圣散子方热疫就不合适了。继续,铁涛讲得蛮有道理!

铁涛曰:春天来了,肝木生发,大量地产生痰饮,也就是排出冬天里受的寒气。如果是西药阻断了痰饮的产生,那寒气无法排出,这是有后遗症的,并非痊愈,中医治病治疗根本,堵住不如疏导!

中医如何杀死冠状病毒呢?利用的就是宣肺、同时通条水道的手段,把在肺中的湿气痰饮,组织液都宣发出来,如同鼓风机那样,把里面吹的干干爽爽,肺就能够自由和空气接触而呼吸了。如果不清理掉,即使用了那个什么很昂贵的呼吸机,氧气瓶、心肺辅助设备也是假的。这也是为什么上海派去的医护人员在ICU中反应,作用并不是太大的缘故了。

一方面用麻黄、羌活、独活等宣肺,另外一方面用猪苓、泽泻、茯苓、苍术等药物祛湿,通调水道从尿液中排出去。痰饮、组织液排出去,冠状病毒也跟着被清理出去了,只剩下少量的了。痰饮组织液,那是冠状病毒的生存之所,好像是一个池塘那样。冠状病毒就是其中的鱼。冠状病毒离开了这个环境,只能是相忘于江湖了。在外面只能像孤魂野鬼那样,没有宿主,几个小时找不到新人就会死亡了。这就是我们大量杀死冠状病毒的方法。

黄帝问:铁涛讲得很生动形象,真是后生可畏啊!

铁涛曰:清理掉痰饮湿气,干干爽爽,人的身体内就无冠状病毒生存和繁衍的环境了。人的正气起来,冠状病毒无法繁衍,就自然死去了。人体也就有了抵抗力了。而西药刚才说的中科大那个药,阻断痰饮产生,阻断所谓的炎症风暴,风暴下雨就产生了大量组织液和痰饮,这样人体的湿气还在,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黄帝问:如此看来,的确是可以杀死冠状病毒的!就好比一个潮湿的屋子当中,有一块木头潮湿了,老是长出木耳来。中医只要打开窗户通风,加个风扇(宣肺)吹吹,吹干了。自然就不会再生了。

铁涛曰:陛下所说甚是!

 

黄帝问:又有不肖子孙,说中医只能救治轻症,而不能救治重证,如何看呢?铁涛暂时休息,岐伯说说看。

岐伯曰:此等不孝子孙,真的该打板子!甚至一开始乱说无药可救,使得华夏子民慌乱。凝神聚气、聚气生精。只有心安定,方能正气内存,不容易被冠状病毒入侵。其实只要略微懂得一点中医药常识,都不会惊慌的!只是现在大多子孙后代,不能有正知正信,所以被所谓的西医所迷惑。不知求救于西医,白白送了身家性命。人间很多凄惨,比如湖北电影制片厂的常凯一家。他们也来见您了,只是悔之晚矣。一包草药的事情,可惜不能自救,也不能救父母双亲。清代吴鞠通就是经历丧父之痛,所以发奋学医,留下《温病条辨》。

 

黄帝问:吴鞠通不错,这小子创立了安宫牛黄丸。各人有各人的因缘,不能强求,只有经历痛苦方能唤醒世人。

岐伯曰:不肖子孙乱说中医不能救重证,铁涛最有发言权了。当年非典接受过来西医治不好的重证,实现了四个零目标,零死亡、零感染、零转院。而且极其潇洒,只是戴口罩,吃中药预防,还有就是焚烧苍术和艾草。此次广安门中医院有个医生深得您的心法,用人参败毒散,吃了半幅药就从鬼门关拉回来一个病患。本来阎王和我说,都打算抓他来了,阳寿未尽,又回去了。阎王说,省得麻烦,凡是吃了对症中医药方子的,我就不拉过来了。

 

黄帝问:败毒散似乎是不错的方剂!但是需要辩证使用。再提醒你一下,吴又可《瘟疫论》中达原饮是不错的方剂!非典时期用得特别好。

岐伯曰:对对!此次县衙那边指导方剂就有达原饮加减方,里面的草果仁等是杀菌良药。不仅仅是草果仁,县衙的大夫应该也要多研究研究《苏沈良方》中的诃子如何治病,不过西藏地区指导方有以诃子加其它中药一起来治疗了。难怪西藏有个病例已经出院了呢。诃子可以说是西藏那边的圣药,用处可多了。可以收敛止泻等,肺炎有些症状就是腹泻。其实很多方法杀冠状病毒,并不是不能杀,比如桃仁也是杀小虫的,有人试着用木鳖子仁(或者栀子)、桃仁、杏仁、白胡椒粉外敷涌泉穴,县衙大夫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有个武汉的医学院教授提出甘草酸方案,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从甘草提取物中提取。甘草可以化解百毒,难道也可以治疗新冠状病毒吗?是不是平时所用6克,10克的量不够呢?令县衙大夫去多研究研究。

 

黄帝问:王士雄的《温热经纬》中说,温热就用达原饮加减;湿寒就用人参败毒散加减。甚至说,桔梗汤最平,桔梗开肺窍,甘草清肺热,看看县衙的医生研究一下是否可用,百姓不可乱用。注意,此处所下甘草量要适当大点,六克那些没啥用。难道果真如《温热经纬》中所说,桔梗汤是有效方剂?令太医院抓紧研究研究。

岐伯曰:你不知道阎王跟我诉苦,好些时候都要抓过去了,可是吃了中草药的都又救活了。很多重证的。有的用呼吸机,快不行了,吃了一副半肺炎一号,大汗淋漓,一下就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黄帝问:传令下去,凡是关于中医的不实报道,混淆是非,蛊惑人心者,杀无赦!所有贴官方告示的地方,宣传口必须要如实宣传,否则杀无赦!欲要亡我中华者,必先亡我中医文化!其心可诛!

岐伯曰:陛下英明。臣下这就昭告天下,中医药可以治疗轻症、重证甚至危及的病人。这里,李可老先生最有发言权了,他创立的破格救心汤等很多方剂都是救急用的。中医并非慢郎中,不会慢,吃对症的药,半幅就管用!

 

梦较长,今天只能叙述到此,下次继续。

 

正在这时,突然醒了,看看表,凌晨五点。我怕忘记了这个梦,醒来还专门记录下来了,太神奇了。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温病条辨素解》序言:父病不知医,何颜立天地间

    1. 父病不知医,何颜立天地间

    1.1. 病不知医

    【原文】自序

    夫立德立功立言,圣贤事也,瑭何人斯,敢以自任?缘瑭十九岁时,父病年余,至于不起,瑭愧恨难名,哀痛欲绝,以为父病不知医,尚复何颜立天地间,遂购方书,伏读于苫块之余,至张长沙“外逐荣势,内忘身命”之论,因慨然弃举子业专事方术。

    【解释】《温病条辨》是清代著名中医温病学家,此部经典可能不如他的安宫牛黄丸那么为人熟知,但是对于中医学的专业人士而言,这是必读的经典。

    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京都大疫流行,不少病人因治疗不当而死亡,吴鞠通利用叶天士的医法奋力抢救,抢救了数十病人,名声大振。

    立功立德立言,这是圣贤所做的事情。吴鞠通,名瑭,所以自称。我是何人呢?不敢自己自任为圣贤,而做此等立德立言的事情。在此吴鞠通首先把立德放在首位,作为从政为官,或者为医者,首先是要立德。所以放在首位。

    医圣张仲景为长沙太守,可是他每个月都会坐堂,免费为百姓看病。反观为官为医,如果为了昂贵的西药而草菅人命,而放弃中医此等特效药,视而不见,这是何等可耻呢!!!资本的嗜血,正在寻求什么所谓的特效药,本来中医就有特效药,已经被大量证实。

    因为什么因缘学医呢?因为十九岁那年,父亲生病了一年多,以至于起不来床,我愧恨难当,哀痛欲绝,以至于父亲生病了却不知道如何医治,男子汉大丈夫又有何脸面立于天地之间呢?

    于是购买方书医药的书,伏案苦读。因为读到张仲景的“外逐荣势,内忘身命”这样的论说,而慨然放弃科举考试而专门研究方药医术。

    正如广州中医院的庞医生所呼吁的那样,中医从来都没有输过一场民族大义!只会输过网络论战,因为中医人大多淡泊名利,不爱争夺,不爱嗜血。真的难以名状,多少癌症等病人,多么可怜,可是却把医药搞得如此昂贵。

    东汉末年,张仲景感叹自己族人三分之二都死于伤寒,当然也包含了瘟疫,不要说伤寒论治疗不了瘟疫。

    清朝乾隆御医黄元御,因为被庸医治瞎了一只眼睛,痛定思痛而研究《伤寒论》。

    李时珍年轻时候,因为咳嗽快要死了,有位导师用黄芩一味中草药救活了他,他从此专门跟着道士学习方药。

    明朝末年著名温病学家吴又可,扑救瘟疫,著有《瘟疫论》,在非典和此次新冠状病毒肺炎中立下赫赫战功。

     

    1.2. 发黄而死

    【原文】越四载,犹子巧官病温。初起喉痹,外科吹以冰硼散,喉遂闭,又遍延诸时医治之,大抵不越双解散、人参败毒散之外,其于温病治法,茫乎未之闻也,后至发黄而死。

    【解释】过了四年,侄儿巧官生了温病。一开始只是喉痹,外科吹冰硼散吹喉咙,可是却越治越重了,喉咙肿大闭上了。又赶紧找医生医治,大抵不会超过用什么双解散、人参败毒散之类的方剂。可是对于温病的治疗方法,茫然不知,而后发黄而死。

    真的是太悲剧了,不得不逼着吴鞠通去学习精湛的医术。

    请注意,广安门中医院的医生在此次新冠状病毒肺炎治疗当中,用过人参败毒散,成功救治了危重病人,需要辩证对症方可使用。王士雄的《温热经纬》中也专门提醒,败毒散应该用于寒疫,而非瘟疫。不如他所建议的桔梗汤来得稳妥。此次肺炎湿寒证方可使用败毒散。当然了,需要专业中医辩证开处方,切不可盲目试药。

    1.3. 得不偿失

    【原文】瑭以初学,未敢妄赞一词,然于是证,亦未得其要领。盖张长沙悲宗族之死,作《玉函经》,为后世医学之祖,奈《玉函》中之《卒病论》,亡于兵火,后世学人,无从仿效,遂至各起异说,得不偿失。

    【解释】可是我是初学,从始至终未敢妄论一词。然而,对于这个病症,也未能得到医治的要领。

    大概张仲景因为慈悲宗族亲人的死,而做《玉函经》,成为后世医学的鼻祖。怎奈何《玉函经》中的《卒病论》章节,因为刀兵火灾而失去了。后世的学人,无法去效仿学习。所以就各种学说纷呈,得不偿失。使得学者无所适从。

    1.4. 专心学步

    【原文】又越三载,来游京师,检校《四库全书》,得明季吴又可《温疫论》,观其议论宏阔,实有发前人所未发,遂专心学步焉。细察其法,亦不免支离驳杂,大抵功过两不相掩,盖用心良苦,而学术未精也。

    【解释】又过了三年,来到京城游学,校对《四库全书》,得到明代吴又可的《瘟疫论》。观书中所论说宏大而阔远,实在是发前人所没有发过的,所以就开始专心学习。

    仔细审察吴又可的医法,也不免支离繁杂,大抵功过都有。可是吴又可先生用心良苦,可是学术毕竟也有未精到之处。虽然吴鞠通评判吴又可此部书,但是其中所创的达原饮在非典和新冠状病毒肺炎防治中屡立战功。

    1.5. 十阅春秋

    【原文】又遍考晋唐以来诸贤议论,非不珠璧琳琅,求一美备者,盖不可得,其何以传信于来兹!瑭进与病谋,退与心谋,十阅春秋,然后有得,然未敢轻治一人。

    【解释】又遍考晋唐以来诸位圣贤的议论,并非不是珠联壁玉,琳琅满目。可是遍求完备者,还是不可得。自此以后如何传于后世呢!吴鞠通还是极其尊崇张仲景,可是战火遗失,无法找到治疗温病的章节。于是我进与各种疾病谋,退与自我本心谋,十载春秋冉冉,然后有所得,可是还是不敢轻易去治疗一个人。

    黄元御把古往今来几十种伤寒版本哪里研究,按理说伤寒可以倒背如流,可是还是感觉有所不通。一天夜里顿悟仲景心法,有点类似于王阳明的龙场悟道,一下子就一通百通了。

    1.6. 不若无医

    【原文】癸丑岁,都下温疫大行,诸友强起瑭治之,大抵已成坏病,幸存活数十人,其死于世俗之手者,不可胜数。呜呼!生民何辜,不死于病而死于医,是有医不若无医也,学医不精,不若不学医也。

    【解释】癸丑年间,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京都大疫流行。友人强烈要求我治病,大抵已经被庸医治成坏证了,方才求我救治。有幸救活了数十人。可是死于世俗之庸医手里,不可胜数。

    呜呼!生民有多无辜呢,不死于疾病却死于医。有医生不如没有医生好了。学医不精湛,不如不学医。

    反思当下非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有无启发呢?一个国外还没有经过临床的西药,被媒体追捧成所谓神药。可是在大量中医治疗案例面前,还只是说缓解症状,靠病人的自身免疫力自然疗愈的,多么地无耻!!!怎么能把中医这种特效药视而不见呢!!!幸好领导英明,如此大力度支持中医。

    看早期所谓被西医治疗好的一个案例,23岁的小伙子,一天平均打9瓶点滴,真是命大就在了。反观当今医学界,有多少病人是死于西医之手呢?难怪西方医生罢工,死亡率反而下降了。

    1.7. 未敢落笔

    【原文】因有志采辑历代名贤着述,去其驳杂,取其精微,间附己意,以及考验,合成一书,名曰《温病条辨》,然未敢轻易落笔。

    【解释】因此我有志采集历代名贤的著述,去掉杂质,取其精微之处。中间附上自己的心得,以及在临床的考验,合成一部书,起名为《温病条辨》,然而还是未能敢轻易落笔。

    观古人立言是多么地谨慎。苏东坡和沈括留有《沈括良方》;刘禹锡留有《传信方》。刘禹锡被贬到了连州,也就是清远这个地方,为了医治百姓疾病,研究方术。

    1.8. 速成是书

    【原文】又历六年,至于戊午,吾乡汪瑟庵先生促瑭曰∶来岁己未湿土正化,二气中温厉大行,子盍速成是书,或者有益于民生乎!

    【解释】又过了六年,到了戊午年间。我的同乡,汪瑟庵先生催促我说:来年己未湿土正化,瘟疫会大流行,你何不快速成此书。或许有益于百姓呢!

     

    1.9. 罪何自赎

    【原文】瑭愧不敏,未敢自信,恐以救人之心,获欺人之罪,转相仿效,至于无穷,罪何自赎哉!

    【解释】我愧不敢当,还是不敢太过自信。恐怕发心虽好,是救人之心,然而容易弄巧成拙。被世人转相效仿,又误解我的本意,以至于贻害无穷。我的罪过如何能够救赎呢?

    苏东坡先生的圣散子方为前车之鉴。在黄冈市和杭州市那边治疗瘟疫,属于寒疫,效如桴鼓,救人无数。可是在温州市的瘟疫当中,却杀人无数。

    1.10. 万世赖之

    【原文】然是书不出,其得失终未可见,因不揣固陋,黾勉成章,就正海内名贤,指其疵谬,历为驳正,将万世赖之无穷期也。

    淮阴吴瑭自序。

    【解释】然而此书不出,其得失终究还是未能见到。所以不怕自己见解丑陋,只是救人要紧,勉强成章节。让海内名贤来指正,指出其中的谬误不当之处,肯定其正确的地方,但愿万世依赖它来治病,没有穷期。新冠状病毒肺炎治疗可以依赖它了!!!我们将考证原书,对比一线医生临床的处方,一起学习这部书。

    淮阴吴瑭自序。

    阅读全文


  • 阅读全文
  • 分享